十八种Block

1. EX还在推上的时候,嫌我碍眼,把我B了
2. 武大学妹见我在推上总是怀念EX,像怨妇,把我B了
3. 约南开学妹晚上九点见面,她觉得我图谋不轨,把我B了
4. 女推友注销之后换账号,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早年的辉煌,觉得我名气大,看着不爽,把我B了
5. 请女推友吃饭,走在路上觉得浪漫,想牵手,她怀疑我图谋不轨,把我B了
6. 和把妹达人的EX吃饭,把妹达人觉得非常不爽,让他当时正在把的妹把我B了
7. 女推友嫌我总是mention她,嫌烦,把我B了;后来把我解B了,嫌我总是自言自语,像个bot,又把我B了
8. 女推友发自爆,我回复“今晚就靠这张了”;被人连图带我的回复一起转到新浪微博上,女推友以为那是我的小号,回到推上把我B了
9. 发星座推,认为大学男生不应该找水瓶座女朋友,被一个水瓶座女推友B了
10. 发推论证对甲苯对人体害处少,被宁波女推友B了
11. 和一个男推友一起追一个女推友,他先把我B了,后来他成功之后,就让那个女推友把我B了
12. 面基女推友,正巧黑女王和安替对骂,我在推上无条件支持黑女王,她是安替的脑残粉,把我B了
13. 男推友和我政见不和,让他女儿把我B了
14. 几个男推友在黑一个女推友,另一个女推友不由自主的中枪,然后发现围观群众有我,以为我也在黑她,把我B了
15. 发推说女生胖找不到男朋友,一个体重未知的女推友骂了半天,把我B了
16. 在微信上加了个女推友,每次上微信都问她在吗,三个月之后,女推友忍无可忍,把我B了
17. 向一个女推友表白,被拒绝,她看到推上有人欢呼我和她在一起,说“得给他点颜色看看”,把我B了
18. 和一个女推友打电话,不知道她正在和把妹达人交往,她告诉把妹达人之后,把妹达人让她把我B了

成者刘翔败者翔

全中国人,只要上网,看电视的,即使不看奥运会,也知道刘翔这次摔倒了。无论是支持他,还是骂他,各有各的理由。我对此不置可否,可以从旁观者的角度,理智的看问题了。
值得庆幸的是,经历过这次事件,很多人对我们这个民族绝望了,并不是单纯的对素质或者文明的绝望。是的,我很早就对我们这个民族绝望了。这是一个无论你用什么方法爱,都有人让你伤心刻骨的民族。之前很多人支持类似什邡、启东的事件,觉得暴民比共产党英明神武。而当你支持的人,或者你自己,站在暴民的对立面时,你才会明白,暴民比共产党残忍的多。越是“自己人”,不合暴民的意,越会受到非人的侮辱。当你看到党报党媒把刘翔当作自己人百般维护时,是不是对我党有了些许亲切感呢?
我曾想过,假如共产党垮了,我绝对要想办法出国。我们这个民族,如果失去绝对统治,都会是暴民的天下。像文革,就是没有管制的暴民,大肆屠戮,最终把罪责全部推给老年迂痴的毛泽东。可是现在慢慢想开了,世界上从没有净土,即使是美利坚,也有对共产主义者的清洗,也有穆斯林的怨怒。总是去愤恨,去逃避,终归会走到一个无处可逃,众叛亲离的位置。那种对绝望的绝望,自然就化为了化解绝望的动力。
无论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是强者崇拜的。同样是失败,你是会选择做刘翔,让万民唾骂,还是会选择做史冬鹏,默默无闻?大多数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追求做刘翔。即使已经到了极致,也会有人推搡着你,让你硬着头皮往上走,可能是族人,党国,粉丝,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选择做强者,本身就有种原罪的感觉,失败就要承担更大的痛苦。再往下,就有种恶俗成功学的意味了。
翔字,本无贬义,却因李翔的失败,招致屎义,流传甚广。或者这个字,也一直等待着失败的刘翔吧。

逆反

人像一个粒子,在实空间里只和临近的亲人朋友有密切关系,在倒空间里却和世界上所有人保持联系。有时只想偏安一隅,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摆弄自己的人生,不求闻达于公知,苟全性命于政府。可是有些事情,躲却终究是躲不过的。
我在各个平台上,都极少言及政治。政治在我的字典里,和肮脏贪欲龌龊奸邪这类词是摆在一起的,是一个群体自私的集合。当然,短短的十几个字,肯定无法概括其内涵,却也可以感受到我对政治的厌恶。我从小政治就没有及格过,大学政治都是勉强及格,6学分的毛邓三,我只考了62分,做男人,要洒脱,学分绩什么的咬咬牙都是浮云。可是,我终归是听老爸的话,入党了。就是对政治的厌恶,被篡改的历史的厌恶,让我对人文学科彻底丧失兴趣,从小就坚持走理科道路了。
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并或多或少的坚持着。我对共产主义,也是有或多或少的憧憬,当然也有或多或少的怀疑。可是我始终难以理解,那些极端坚持己见,认为法轮大法好,普世价值好的人,为何可以如此坚信,自己的信仰,就要比别人的信仰好,又有什么资本对自己智商如此自信的骂异教徒傻逼。
很多八零后,九零后,成长在红旗下,带着红领巾,看着每天七点开始的新闻联播长大。网络略有发展,便是满地红小兵,“不顶不是中国人”一时蔚然成风。
人总是会成长的,慢慢的,也会发现更多之前被掩盖的真相。例如,我在本科时用汉魅下了很多片,启蒙了我性知识的同时,也夹杂了几部比较著名的反动小视频,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那个8964天安门的视频。那个视频终于让我能更直接的接触,那段遗失的历史,也让我更深入的看明白了民主人士的嘴脸。柴玲等我国早期演员的演技虽说卑劣,也让赵紫阳旁温家宝学到了不少,并发扬广大。
当然,看到的肯定不止我一个。能够用来吹嘘的知识,在网上,会像传销一样,用各种方式急速传播,也不只是那一段视频了。即使是最迟钝的人,也会很快明白,自己曾经被欺瞒过。无论是历史,政治,还是零星到各种社会事件,人们的思维,总会逆反于国家政府的官方言语。人的逆反心理是极强的,愈是遮掩,愈是欲盖弥彰。无论是删帖还是维稳,终归是反民之口,无济于事。
这终归不是屌丝p民的胜利,只会是共输。“不顶下辈子还是中国人”,又有谁会有下辈子?此时的逢中必反,逢美必亲,又比当年满口“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强多少呢?
有时候,看到推上,renren上,各种论坛上,民主骗子兜售各种无稽之谈,那些愚昧的信众,不都是那些年对着新闻联播不由鼓掌的那些人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却又无从改变,甚至一丝劝谏的言语,也会招致侮辱谩骂。当然,不需要几年,自然又会有对民主骗子反思之潮,那时的逆反心理,又为之奈何。
潮来潮去,利用仇恨的,总是可以欺世盗名,沽名钓誉。而孤独的智者,看穿时代,先知未来,十年前呼民主自由,到如今谏民族自强,却无人问津。
不如著文藏之,潦草匆匆,时日过往,自博一笑。

硬伤

我走过很多论坛,觉得李毅吧是人均智商最高的论坛之一。无论他们所持观点如何,都会用一般人难以理解的方式表示出来,这就是所谓的内涵。而脑筋不会急转弯的人,就会对这些观点进行辱骂,这就是所谓的硬伤——智商低下。

那四万多80后老毅丝,已经散落各地,很少再回那个他们曾经嬉笑怒骂的小天地。新生代九零后用屌丝精神,将内涵发扬光大,走出了D8,走向了世界,比如奥巴马的G+。我所了解的毅丝,上至哈佛斯坦佛,下至农民搬砖工,大多是有一技之长,虽才艺不至于上星光大道,但也可以娱乐一方,至今在各个论坛微博,还可以见到他们的光芒。
比如新浪上的咕哒,比如推特上的我,每句话都会带有那一年毅丝的内涵,闪亮智慧的光芒。我们都会被不理解的人辱骂,可是也会被理解的人欣赏,我们会像耶稣一样,原谅用言语屠戮我们的人,也会像耶稣一样,传播大帝的内涵精神。有时候真希望有一天,李毅能像洪志大哥一样,被我们顶到美利坚,颐享天年。
我在网上闯荡了许久,见了各种奇葩,假如用常人的理解,他们就是脑残,可是用内涵精神,却可以看出他们言论中,透露出的智慧和道理。言语有两种境界,一种是文艺,用美感染别人,一种是内涵,用逻辑征服别人。而令人痛心的是,更多人花时间去感受美,却很少有人去思考逻辑。
我在网上说了上百万字的言语,广为流传的总是一些浅显的陈述。而真正蕴含我思考的文字,却鲜有人理解。我坦然面对曲折的人生,却被人理解成自怨自艾。我直言人性的弱点,却被人理解成懦弱无能。让我感动的是,最终很多人会被感染,慢慢理解我们,就像曾谩骂李毅的我们,终归会被李毅的精神感染。那一丝轻狂不羁,只是因为超越了这个时代潮流太多。宽容,就是有硬伤的人们原谅我们的超前,而我们可以对着他们的辱骂,笑而不语。

洗脑

小时候,老师总会让我们看新闻联播,人民日报。我当时就不信,周围远没有CCTV那么美好,就像我不会像大风车里的小男生一样,和漂亮女生牵手玩。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读语文课文《在大海中永生》,读的如丧考批,最后泣不成声,终止了语文课。有些同学被吓呆了,有些同学一起哭,有的同学在笑,有的同学像没事发生一样。。。我也像什么没有发生一样,在那里玩我也记不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真有些金太阳的感觉。
后来到了大学,我接触了贴吧,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才。愤青们总是攻击日本和韩国,以至于一些韩国明星。看着他们爆吧和围观,看着他们转发很多不顶不是中国人的文章,焚烧日货,赞美祖国,也是付诸一笑。
再后来,时代变了。看着他们开始学着反思,反思这个社会,这个政府,这个国家,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阴暗面。看着他们各种讽刺国人,挖苦共产党,怒骂政府。再后来,也就是现在了。
时光飞逝,转眼我也25了。看了这么久世事变迁,感慨万千。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经历过这么多变迁,后头望望,那些爆日本の家贴吧的人,和现在骂国人滞纳豚的人,那些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人,和现在宁做美国犬不做中国人的人,竟然都是同一帮人。问起他们的过去,他们只回答两个字:洗脑。
我仅仅25岁,或许再大些的人,可能会发现,那些红卫兵,和那些89学潮,其实也是同样的一帮人。
人为什么会被洗脑呢。无论是小时候被共产党洗脑,还是现在被民主斗士洗脑,为什么即使被欺骗过一次两次,还会选择被下一帮人继续欺骗呢?
我因为在baidu上厌恶了删帖,来到了墙外的twitter,刚开始接触了一些专业的民主斗士,他们言辞激扬,痛斥政府,不乏文采。可是看多了才会发现,他们所说的话,比新闻联播里的假话都多,光江泽民都死了不下于几十次,最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写周恩来,先骂他如何没有生育能力,然后又写了一篇关于他的私生女被强奸的故事。。。这种故事不胜枚举,我也不用赘言,简直是侮辱人类智商。。。很多小学生都能判别真假的新闻,泛滥于网络,只要能宣泄愤怒,都会有人转载上万遍,丝毫不理会真实性和科学性。
我极少言及此类话题,不要说在twitter上,就是在renren上看到特别幼稚极端虚假的文章和评论,我也是能忍就忍。有人说,流言止于智者。可是有哪个智者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敢指出其中一二。只见更多的名人,明知是错,也要振臂一呼,沽名钓誉,欺世盗名。
今天,我忍无可忍。泛滥twitter几个月的藏族僧侣自焚推,让人难过。一方面为共党没有处理好民族事务气愤,一方面为生命的消逝惋惜。直到我看到推上有人开始说,佛法认为自焚不是杀生,是菩萨行,我出离的愤怒了。共产党即便坏事做尽,至少懂得不判党员死刑。现在这帮民主斗士竟然视自焚,如善举,视人命,如草菅。今天他们在野,只能唆使愚民自杀,明天他们上台,岂不是能用佛法,帮所有党员乃至汉人自焚!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想被欺骗,既然能被CCTV洗脑洗了一个童年,就不要再被民主斗士这帮疯子洗第二遍。
此文,乃一时怒做,言语潦草,文笔不清,只剩一丝余悸,存于怀中。

屌丝

存在即合理,14精神从反大帝到反春哥,再到反共反高帅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作为一个比D8还要久远的id,我从不忍用我的id,涉足那片毫无底线的区域。遵循低调的我,更喜欢巴神的精神。和我在一起久了的人,自然会感觉到,矮矬穷精神和Milk丧尸,是我这几年未变的文风,至于D8哪些文章是我写的,哪些图片是我P的,哪些ID是我的,我也就不想提起了,毕竟P夫已经被抓,我不想当下一个。在广大蛆虫的努力下,从自诩高傲的猫帝,陡转直下为搬砖撸管的儿童,D8终归以屌丝精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传遍大江南北。也无怪乎女生见完我面,把我拉黑之前,还要骂一句:屌丝!
在推上经常开玩笑,说现实生活中没有女生理我,犹恐避之不及。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像段子。大家们在哈哈之余,也基本不相信生活中会有如此悲剧的平田真悲剧男。其实久了,我也不相信我有这么悲剧了,以为自己好歹是本科院校出身,身高170有余,长相五官端正,co的一手好de,比搬砖的屌丝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恰逢冬游苏杭,人道是江浙美女甲天下,西湖美女甲苏杭。我又出生于以帅哥名城著称的徐州,自然觉得愈发登对,必须要面基一个女推友,以正视听。
走在西湖边,我就想起了一个杭州美女——飘飘。六年前,她还是初中生,我也刚刚高考完,相识于我建的一个QQ群。飘飘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网友,她不仅年轻漂亮,而且非常聪明。听说我身为群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立马和我在QQ游戏里对弈了场围棋,赢了我80多目。后来她成为了中科大物理学院的院花,我也成了她renren黑名单中唯一的一员。
女人大多都是骗子,我EX特别喜欢让我说这些故事,我也经历过太多类似象棋、国际象棋,甚至是Dota的故事。EX就总是骗我,说:“你说吧,我绝对不生气。”我说完她就哭着说:“我们俩还是分手吧,你去找那个和你打Dota的华科美女吧。”后来,自然就变成我EX了。
我EX是个0分女屌丝,但她依然以和我在一起为耻。自从她室友白美瘦找了个北大的歌神,她在我身上就再也找不到一丝优点,毅然决然的和我分手了。分手那天,我打的送她回去,钱包竟然丢了,问她借钱打的回的清华。分手时最后一句对白:“借我50块钱。”
“不用还了!”
每次悲剧,我都会找人倾诉,说:“不想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总会有人劝我:“别伤心,挺有意思的你。”
站在雷锋塔尖,望着雾霭的西子湖水,看着周围矮我半头的南方挫男,健忘的我自信满满:一定要牵着一个女生,走过这诗意的城市。
于是乎,我约了个女推友面基。在她公司下边等了半个多小时,问她:“你还要工作多久啊。” 她说:“你进来吧。”
我兴奋的说:“我在一楼大厅等你,你下来吧。” 她:“嗯,在里面等暖和些。” 我又等了半个多小时。
见到她,已是涕泗横流。我掏出心相印,擦了擦,带她一起走了很久,找到个饭店,吃了顿饭,送她回家。走到半路,我问:“我想说一件事,你别害怕。”
她立马捂住胸口,退后了几步,口齿哆嗦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我说:“别害怕,只是想牵个手而已。”
她战战兢兢的说:“你早点回去吧,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住在哪里。”
我乖乖的打的回了浙大。回到宿舍,DM她,问她安全到家了没,发现已经无法DM了。。。
那段时间,我很伤感,饭也不想吃,会也不想开,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每每有人问我,吃这么多,为啥不到120斤,每每勾起我伤心回忆。有推友问我怎么样了,我怕别人知道,偷偷mention他说悲剧了,谁知道mention就被爆了一遍又一遍。
其实我更痛苦的是,我最珍视的一个女推友,也因此看透了我的本质,果断B掉了我,我为此又睡了两天,滴水未沾,觉得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以前我还会倾诉一下,这次我已经惨不忍言了。绝望的我,连手机twitter客户端都删除了。
假如我永远不见你,你能unblock我吗……
我再也不见女推友了,也不行吗……

反思

前几天在贴吧上遇到有个兄弟发智力测试题,说做了交给他通过了,可以加入他们的高智商qq群,这题目是群中一个智商非常高的人出的。随意看了下,都是数字顺序题,数学不好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做出来。在他们的眼中,数学就是智商的象征。可是,那些数学不好的,难道智商就低么?明显不是。季羡林4分考上清华,爱因斯坦十年学会微分几何,其他例子也不多举。
太多人以自己的想法去思考别人,以周围人的评价去思考别人,从来不考虑存在的合理性,随波逐流。仅从网络来言,从反日反美,到美分日币泛滥,五毛愤青遭唾,十年之渐变。之前很多事件,给了我一次又一次震撼,我都选择了沉默。这次遇到孔庆东骂人事件之后,我陷入了沉思——中国是怎么了? 年幼时,我有个梦想,就是成为中国第一个拿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当时网上愤青很多,经常怒骂欧美,愤激日韩,很多爱国文章横刀立马入东京,也发生过很多事件。一次又一次震撼,我都选择了沉默。假如中日必有一战,我身为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会立于两军之间,以自己一人之死,唤醒些许国人,免去些许仇恨,没死还能再得次诺贝尔和平奖。
年轻的时候,多犯些傻,老了就不好意思再犯傻了。人总归是有梦,现实本身就是让人从梦中惊醒的。
可是时代变了,变得更冷漠,更低俗。不变的是同样那帮人,从骂美国骂日本,变得开始骂政府骂共产党,不变的永远是他们那张喷粪的嘴。比红十字会还假十倍的募捐,比CCTV还假百倍的谣言,比孔庆东还不堪千万倍的语言。在他们眼中,无论中考高考考研,都要拼爹,无论求职就业升迁,都要走后门,诸事不平,全都是共党之私,生活在社会底层,遭唾骂侮辱,全是共党压迫。有时在想,如果他们都有一面镜子照照,至少罗玉凤之流就明白其中缘由,不会走上民斗维权的道路了。 前几天在推上看到色情推,开玩笑说日本人都是禽兽,没想到那兄弟竟然是日本人,随后跟帖一堆国人怒骂我滞纳豚。我一边向日本推友道歉互fo,一边对他们说:“贬低国人是得不到他国人尊重的。” 看到他们丢人丢出国门却恬不知耻的辱骂中国人,想到他们常说的宁为美犬不为华人的口号,我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写到这里,我竟然无力继续言语。
处于社会潮流之中,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默然对之,又有几人可以学会反思。而我,却也没有胆量再站于两军之间。

长过140的推

经过本科四年上万条70字短信的洗礼,终于将自己的语文水平提高到可以写微博、刷状态的140字。开始,以为网上是个自由的天堂,特别是翻了墙之后,连敏感词的概念都没有了,总是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开心事和悲剧分享到网上。

初来推特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是个蛋头。那时候很多人不是蛋头就是鸟头,大家们也不互相鄙视。按照twitter默认的选项,fo了几个香港搞民运的美女姐姐,继而fo了一些相关的民主斗士。慢慢的,我从他们的对骂中,感受到了他们智商的下限。其实我对智商低的人并不抵触,可是实在受不了他们自以为是的样子。当智商已经成为他们终身难愈的硬伤,他们依然不停的用SB和白痴形容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他们。当然,他们有一个好,就是无论中共做了任何事,说了任何话,他们都能找出其中的不好,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政客吧。

不反驳,不赞扬,不涉足,不解释,自然而然的淡出那个说句话就被平了祖坟的团体,即便是玩鸡舞团,我也没有遇到过言语这么下流的团体。特别讨厌他们所谓的泛政治论,什么社会啦,经济啦,政治啦,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要和他们合力推翻中共腐朽统治,不反对中共就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是走狗是五毛是脑残。物理和整个宇宙都息息相关,我也不见他们有几个懂相对论量子力学,我们在这儿“推翻”旧理论的时候,从不指望他们放一个有用的屁。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下意识就想fo女的,特别是那些不知道是真人头还是ps到看不出真人的头的推特美女,每次点头像和自爆链接的时候,不小心就会点到follow按钮,每每求fo无回,看到她们fo200被fo2000的时候,一声叹息:我们物理学院男女比例也不过7:1。久而久之,自然就堕入了女性头像比较多的ACG圈。

我个人对 ACG并不是特别热衷,当然,还是看过民工漫和稍微高档些的包工头漫的,PSP在手,也玩过一些所谓的神作和仙作。既然入乡了,自然就随俗了,开始探讨起各种动漫、游戏。众所周知,广大宅男腐女大多是矮丑穷、黑丑肥,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嫉妒别人有钱长的帅,终日生活在拯救世界、堕落少女的二次元世界里不能自拔。当然,我除了能自拔和“自拔”之外,和他们的处境也没啥区别。有时候想想,要不然就在这char TL[ ][140]的二次元里模拟一段 GalGame生活。却发现广大女同胞不堪其扰,最终愤而B之。我才明白,即使是网上,女人也是费米子,一个量子态上永远只能容得下一个。

女人的记忆力是可怕的,我几度淡推,时间依然抹杀不了她们的愤恨。我想了很久,很多猥琐男们每天都在左一个卡哇伊,右一个美女的喊,终究也没有招惹太多的仇恨。渐渐懂得,她们反感的不是我的骚扰,而是我骚扰下一个。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亘古不变的道理。

我发的推越来越多,终归是到了一个不上8万都不算话痨的Geek生活圈,也算是慢慢的现实成熟了吧。人生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而是:“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看着推上吃完睡睡完吃,无聊聊聊妇科知识,有钱面基谈谈感情,觉得生活本该如此。这也是我在推上赖以聊赖的最后一方角落,也就不说什么了。

信仰

前一阵,有报道说,有点作家只研究星座,每周写两篇有关星座的文章,就可以月收入几万。我对星座这种东西是丝毫丝毫没有兴趣,对于我用小学是看的科普天文就可以秒杀的人,不知道为何要去研究这些和他们本不相干的东西。
可是,终究人家动动手,就可以轻松赚钱。我动动手,还会被骂成话痨。
一个毫无科学价值的report,何以一字千金。原来出卖信仰,才是最赚钱的。
一个人的思维是有限的,用有限的思维,活在这复杂的世界,终归有太多难以了解。即使作为一个物理专业的烟酒僧,我也只躲在格物之理的一个小角落在一些垃圾杂志灌水,稍微有些区别的专业,只能用隔行如隔山来搪塞。又能强求那些从中学就开始逃避乃至憎恶science and maths的人,去信仰那些不知道哪天就被推翻的公式定理搭建的“真理”呢?谁又知道,那些是不是God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让我们在果核里的宇宙探究果核毫无意义的褶皱结构呢?
人总是在自卑和自恋之间摇摆,我在周围人面前,总是那种卑弱的感觉。可是却不肯把自己卑弱到去尊崇无论是当今还是过去的圣贤。所以我绝不会去sina fo一堆名人明星,每天沉浸于在某明星的推下边抢第10000 reply。用转发来改变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或许,这是一个常人应该面对的人生价值,一个人仅有的微弱,去选择,去传承他们的信仰。
或许,我根本就没有信仰。我本科第一个写的入党申请书,入了党。烟酒僧之后当了专业的党支书。可是我连党课结业考试作弊都被抓了——我实在什么都不会。我根本不相信政治,大多都是把人群最底层最低劣的本性的聚集,用堂皇的方式进行书写表达而已。我不相信政府,更不相信墙外到处都是的民主斗士。
很多事实,都被歪曲,只为迎合一种愤恨。
李启铭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官二代,父亲也只是个副局长,明明只是醉驾撞死人,一起简单的恶性交通事故。他说的那句“我爸是李刚”只是向来查交警求情的本能。网民们就把社会对政府对官员对官二代的所有愤恨全部倾泻在这些略不平凡的平凡人身上。当时听到那句话的人,能有几个?见到那件事的人,能有几个?都好像亲身经历一样把生活的烦恼发泄在一对父子身上。我翻阅了李启铭年轻时在baidu贴吧留下的一些文字,谦逊又不少自信,明显不可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棍。李刚早年是个断案高手,几度破获大案。李启铭在baidu的profile崇拜的人就一个:父亲。
可是,又有谁会去替他们说哪怕一句好话,即使在这个言论自由的墙外,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替他们说哪怕一句好话,一个个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所有人都在顺流的时候顺流,在逆流的时候逆流,哪有一丝一毫的判断力。
带路党,五毛党,美分党,茉莉党,愤青党,爱国犯。。。谁的信仰又是真正的正义,谁的信仰又是真正的邪恶。一个个因为用了android就去鄙视用symbian的人,用了chrome就去鄙视用ie的人。一种种信仰,一种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为什么人总要那种虚伪,那种可耻的虚伪。从不捐款,都一定要去找一个怕官员贪污的理由。从不施舍,都一定要去找一个怕乞讨造假的理由。把自己的自私全部归罪于社会,把社会的腐朽全部归罪于政府,把政府的腐败全部归罪于共产党。却不知道那7000万明明就是周围活生生的一员又一员。就算换了那些所谓的民主自由法治那帮,和这帮7000万,又有什么不同。
这世界本身就没法互相理解,因为本身各种不同的信仰就无法相容。突然觉得,假如这世界要是真的有孤独唯一的上帝,可能世界还真的就和平了。可是即使有了,我是不是又会去选择质疑上帝呢?
既然无从改变这纷争的世界,也不想参与,那就只能躲在一边,冷眼旁观,看那些狂热随着消失而消失,看那些仇恨随着和解而和解,看那些愚昧随着信仰而信仰。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After you read this, you should delete and write your own post, with a new title above. Or hit Add New on the left (of the admin dashboard) to start a fresh post.
Here are some suggestions for your first post.

  1. You can find new ideas for what to blog about by reading the Daily Post.
  2. Add PressThis to your browser. It creates a new blog post for you about any interesting  page you read on the web.
  3. Make some changes to this page, and then hit preview on the right. You can alway preview any post or edit you before you share it to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