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

 七年前,还没有微博和公知,少年们还在QQ空间里对着五星红旗流泪。武大正门和测绘侧门之间,有很多三轮车小贩。有一次遇到一车新来的夫妇卖炸串,来了一辆标着城管的面包车,没收了工具,把男人打了一顿,带上车走了,留下一个妇人哭泣许久。周围的学生路人,连冷血旁观的都没有,那时的人们都认为,无证小贩被抓,天经地义。后来,就再也没见过那夫妇回来。
 旁边卖炸串小店的老板和我很熟,我非常同情那对夫妇,和他提起,他愤愤的说:我一个月月租好几千,他们在路上卖炸串,还想一分钱不交?
 底层人民无比凄凉,可底层却贱视着更底层,一切只为了卑微的活下去。三轮车小贩好像羚羊,小店小贩好像大象,而城管就像鬣狗,绕过大象,追逐撕咬着羚羊。物竞天择,如斯残忍,却维持着草原的平衡。
 我对城管的印象,初出于此。
 后来,有了微博和公知,少年们也成长了,慢慢知道了过去的八九,向往着未来的普世。政府成了罪恶的代名词,可是沽名钓誉的公知,只是把一帮叫嚣踏平东京的愤青,洗脑成叫嚣踏平中南海的愤青,岂有毛泽东的胆识,敢于死一户口本改朝换代。
 愤怒需要宣泄,社会却需要安定。就像少年动漫一样,你可以选择去挑战制度,也可以选择去维护和平,是对是错,仅在于谁是主角,做自己人生主角的少年们,大多会选择挑战制度,挑战暴力机器。
 军队遥不可及,警察持枪在手、生活又不可或缺,只有把一腔热血,发泄在城管身上。
 舆论对于城管恶评如潮,对于弱者小贩的同情,发自肺腑。国人的冷血和热血,区别仅在现实和网络之间。舆论的作用,的的确确是好的。大城市的城管已经极少暴力执法,改用文明去维护一个城市的文明。
 可是舆论永远会慢一拍,当城管暴打小贩最狠的年代,他们恨不得打电话驱逐楼下占道吆喝的小贩。当城管已经日渐式微的时候,却拿起棍棒批斗,恨不得生啖其肉。
 城管也是人啊,他们只是穿上执法服的小贩。医院医生曾经被厚诬,患者捅死医护人员时有发生,多少网民痛骂庸医当死,但大学生终有学医护的为其平反。可大多是底层百姓的城管,有谁为他们辩护?他们就活该做政府的替罪羊,为这个制度产生的恶赎罪吗?
 对于城管的批判,源自于人民内心的正义感。可不讲理的正义,本身就是邪恶。无论有一万个理由,也无法原谅一个捅死二人的杀人犯。你可以去质疑真相,像舆论希望的一样去想象“真相”,可现实能看到的是两具血淋淋的尸体。人不能残忍到唾骂被杀者的家属,为杀人犯歌功颂德。无论你持任何政见异议,你可以去质疑其他杀人犯,但不能质疑已经焚化在骨灰盒里的亡灵,人类最底线的生命权不能被蔑视。
 在那个年代,我懵懂年少,无力为小贩言语,如今年近而立,不能不为城管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