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

最近墙外疯传微博医闹的刁患伯曼儿死了,有人跑来质问我“良心是否有愧”,我说“一丝没有”。

我平时是不会回复质疑的,之所以破例回复了,是对此事出离的愤怒了。

香港的年轻人起了个好头,只要一个人网络死亡,就造谣它被政府屠杀了全家。这次说伯曼儿死了的新浪微博账号,用的是微博国际版和韩国ip,不了解是不是之前用oracle cloud薅的。我去抖音看,评论也说死了,再问信源是墙外。那就不用看了,以我现在在墙外的影响力,我说墙内哪个p民死了,它就死了,它本人出来辟谣都没用。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她就算死了,也改不了她是医闹刁患。

有人问她死了我没有同情心吗?我同情的是被她说要害了她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些被她抢占,死于医疗资源匮乏的其他患者。p民对政府按闹分配也就算了,毕竟政府欠p民的,对于同是p民的医护人员,也要按闹分配,还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实在让我愤怒。

哪个医闹的刁患不是重症,哪个医闹的刁患不自认为受到了错误的治疗。就湖北现在的情况,患者都应该跪着求医护人员救治,类似伯曼儿这样的患者就应该上医院的黑名单,爱去哪看病去哪看病,觉得不公去觉得公平的地方治去,医院应该有拒绝治疗患者的权力。

说到这里,我却选择了沉默。因为那些终日悼念被刁患砍杀的医护人员,没有一个出来帮我说话。就像陈秋实选择以身涉险,去香港去武汉调查,最后被民斗扣上大外宣的帽子,直到被政府抓去隔离。中国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国度,当你真的犯傻想去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时候,得到的往往是令人寒心的反噬。

武汉肺炎是毫无疑问的天灾,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让现状更好。别说当时对情况一无所知,就是让现在的人穿越回去做武汉市市长,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内忧外患,大厦倾颓,有人将当朝比为崇祯。可是对比于崇祯,人们的选择只有清政府、张献忠和李自成。p民总是沉醉于英雄美人,帝王将相,从不考虑自己其实是扬州十日里面的尸首。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大党,中国人拥有世界第一大生产力,中国科技加速度世界第一。如日中天的中国到底为何让人看不到希望,得不到美利坚一样的祝福。而你回头看我之前写的这些东西,有一个人提过吗。所有人发声要么追名,要么逐利。墙内的想进作协,墙外的想拿政避,中立的想公众号10w+,一个个为了蝇头小利趋炎附势。

中国现在缺乏的就是一种思想,一种可以让中国从朝代更迭的循环中跳出来的精神。我给不出答案,只能沉思。

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一觉醒来,最早被训诫的8个医生之一李文亮去世了,一时间墙内墙外,哀鸿愤怒。

关于武汉肺炎,我已经说得太多,多到掉fo。我实在不想为党国洗地,因为我和胡锡进他们不一样,我为党国洗地一分钱好处都没有,还要被民斗威胁辱骂。可是相对于以造谣为生的民斗,党国还要靠谱一些。就比如这次,我在推上看到民斗说的是李文亮和他怀孕的妻子同时病危,而最终确认李文亮病逝靠的是人民日报,他妻子无恙。为了煽动仇恨,民斗不惜造谣全家死光,实在恶毒之至。当然,这很正常,香港已经被当地民斗造谣死了几千人,甚至全家了。

李文亮本来并不想做英雄,他只是一个眼科医生,根本接触不到第一批患者,他的消息也是从同行那里得知的,而最终也是在同学群里劝告同学注意安全。可怕的是他的言论连名带姓第一时间被截图放到了网络,我凭借多年被训诫的经验,知道他铁定会被训诫,这种事连上级都不用通过,基层网警就可以把他带走。而那个连马赛克都不打,直接把他的名字截图发到网上的人,很可能是为了害他。因为我也曾经被这样害过,以至于我非常抵触群聊。

即使李文亮不是有意要做吹哨人,不是有意要做大英雄,他也是想保护自己同学的英雄。有人说我这段时间的言论过于冷血,站在远处理性思考,科学和现实就是那么无情,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一个善良、正义、年轻有为、桀骜不驯的武大学长,只比我大一岁,就这样毫无道理的逝去了。而现在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

疫情过去这么久,有多少人在消费灾难和苦痛。大到国家,印度人在造谣中国制造生化武器,美国人认为有利于产业链回流美国,这么多国家排华把中国人称为东亚病夫。小到个人,诸如郭美美之流也要立个牌坊,或者用国产政治正确洗白,或者名利双收。又如伯曼儿之流,污蔑医生,网络医闹,博得底层刁患一阵喝彩。更不要说煽动仇恨,想要搞武昌起义的脑残民斗。太多太多,难以逐一列举。

李文亮是我武大的学长,比我高两级,应该没有交集,因为武大医学院离本部很远。他的所作所为是武大的骄傲,也有无数武大的校友奋战在抗击武汉肺炎的第一线,默默无闻。(为保护某人,此处已删减)

相比于武大,之前南开和复旦争着发国难paper的事则是让人冷笑。南开拿别人的数据发垃圾杂志,见证了没落。复旦因为公开数据被别人发表了,小肚鸡肠的跑去让人撤稿,更是体现了上海小市民的精神。

写到这里,很多人又会说我是为党国洗地的。我笑了,就是因为你们把所有错误都推给党国,我才把这些你们没说的写出来,骂体制骂政府的话,都可以写个bot自动生成了,还需要我说吗?

这场疫情从开始就注定是超过一场战争的惨烈,结束不可预期,只希望民斗、p民和党国放下仇恨和敌视,众志成城,待到疫情结束之后,再计较对错得失。

面对这种灾难,我又何尝不是一筹莫展,连嬉笑怒骂我都觉得可耻。无能无力,愤怒心痛,哀民生之多艰,而自己也是p民之一,不能幸免。

几度哽咽,不能多言。

写于韩国瑜惨败之后

韩国瑜是政坛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圣人,所谓圣人,就是德行上无可挑剔,马英九拿点小钱、郭台铭摸摸女记者小手之类的下三路手段,都无法攻击到圣人身上。

国民党原本气势如虹,民进党在国家建设上如同废物一般,以至于2018年的时候,国民党和韩国瑜摧枯拉朽的大胜。

明眼人都能看出,韩国瑜hold不住之前的气势,现在兵败如山倒,2020年总统大选惨败于蔡英文。

可以分析的原因很多,重复的观点我都删掉了,只说一些独特的。

我们都知道,和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一样,大陆干涉台湾大选这个议题,只是政治家的一张牌而已,民进党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又打出这张牌攻击国民党。但是这张牌打的极其漂亮,比以往都成功。

前段时间我被一个台湾视频激怒,并不是他支持蔡英文,而是因为他竟然说我们川普大帝是小丑,是美国民意被操纵才胜选的。一派胡言,川普大帝是God Bless America,天选之子,来拯救美国人民免于掉队于中国的弥赛亚。而同样的,韩国瑜也是一个可以让台湾享二十年国运的圣人。反而是台湾人被通共牌打得神魂颠倒,被媒体操纵了。美国人顶着几十个fake news把川普大帝送上总统宝座,而台湾人竟然相信韩国瑜上台就和大陆统一失去民主这种谬论。这种弱智言论连大陆人都不相信,谁不知道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台独上是一丘之貉。

说台湾人笨是不合理的,虽然台湾的确是东亚智商的洼地,但是香港作为世界人均智商最高的地区,勇武派依然把亲共的建制派打的满地找牙。分析来分析去,就只有亲共的问题了。

世界各国首脑都知道,当今世界,不亲共都没法发展经济。我党手下有几亿996的奴工,一个奴工的战斗力顶自由世界两三个人。纽约时报说,蔡英文会胜选,“台湾有出色的世界公民,繁荣的自由主义民主政体和日益发展的高科技经济,值得从志同道合的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这些美国不仅有,还强十万八千里,美国缺的就是中国这几亿任劳任怨的奴工。所以大陆人也懂,贸易战从来不是为了解救他们,而是让他们继续省吃俭用,供养西方福利世界。

蔡英文一方面排大陆,占不到奴工一点好处,一方面学欧洲搞环保,搞西方福利世界,这在经济上是自寻死路。韩国瑜是个实诚人,是个现实主义者,不亲共不可能排解台湾现有窘态。被蔡英文用通共牌打死,也是无可厚非了。

逻辑都是通的,结果也合理。却都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重点就是我们党国的形象问题。2008年的时候,多少香港人和台湾人一起看奥运会,全世界华人引以为骄傲。然而十几年过去了,经济日趋停滞,政治日趋倒退,舆论控制国内几亿奴工还可以,想不让港台年轻人萌生仇恨可就难了。

经济是最重要的,但并不是全部,因为经济可以让2018年国民党大胜,却不可以让向往民主的港台青年屈服。

我党的所作所为,很大一部分是真心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复兴怎么捞更多的钱。可是过犹不及,港台的年轻人没有受过穷,只在乎自由,不在乎经济,给韩国瑜那点甜头他们看不上眼。大陆的00后也是从甜水里长大的,才不在乎GDP有百分之几的增长,如果不是GFW硬拦着,他们也只想听美国的话闹革命。

道理展开来说,又太长了,写累了。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当经济遇到困难,发展不下去的时候,总得发展点别的才行。连理性爱国的理由都不给,放开手只能得到港台一般的溃败。

学鲁迅救不了中国人

最近有医生被刁患斩杀,又有人把鲁迅的经典名言搬了出来“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刁患全世界都有,我看的影视作品不多,关于医生的《白色巨塔》和《实习医生格蕾》都有刁患医闹的剧情。《实习医生格蕾》里的刁患更是一个人一杆枪屠杀了整个医院。

这些电视剧里的刁患剧情是真是假,我无从考证。美国大医院进门大堂都有持枪保安,因为我是亚裔屌丝男,每次进去都被查。可想而知,医院里的枪战应该是有的,但是应该少于音乐会之类的集会场所。

说到这里我意识到一点,外国人之所以刁患少,是因为他们大多信仰宗教,病好病坏,是死是活,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上帝和安拉,或者祈祷或者忏悔。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人,都是些无神论者,特别是那些不相信中医的西医神教徒,已经属于机械唯物主义者了,头疼都要关路由器,身体有任何问题,主治医生必须全责。

鲁迅曾经说,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非常有道理。中医就是一种比肩宗教的安慰剂,大部分宗教里都有救世主摸一下治好瞎子的神迹,而中医的文化底蕴更容易让底层劳动人民在贫穷和绝症中,找到一缕希望。所以很少听说有人杀中医,即使中医根本不治病。

美国这边的医护人员和中国区别很大,他们也是有宗教信仰的,而且秉承欧美价值观,excellent、perfect不离口,如果某一天只说一个good,那患者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医护人员是往死里说,得个鼻炎都说时间长了有癌变风险,必须手术,手术后炎症是没了,功能也没了,整个鼻腔空空如也,空鼻症痛不欲生,已经造成好几例刁患杀医事件。

中国的刁患不能说不虔诚,给医生送出全世界99%的红包和锦旗。中国的医生不能说不认真,劳动量远超其他国家的医生,三甲医院的医生医术也不低于其他发达国家。中国的政府不能说不重视,几乎所有杀医的刁患都判了死刑,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也斩立决。所以刁患杀医这种事,原因非常复杂,被各方反动势力渲染利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中国太穷,中国人平均文化素质太低。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说鲁迅了。鲁迅刚开始学的是医学,因为智力或者努力不够,读不下去,转行做文科生,成就了一番伟业。可以说鲁迅没有拿诺贝尔文学奖,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巨大损失。鲁迅是中国喷子和恨国党的祖师爷,提前一百年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无论是韩寒还是方舟子,甚至宋祖德之流,都以当代鲁迅自居。

分析鲁迅的文章,中学语文老师已经做得够多,深度也已经远远超出鲁迅本人。鲁迅文章的最大贡献,就是提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的理念,就像大咕咕鸡提出“你国”,刘仲敬提出“诸夏”,nc儿童乐趣多提出“化蛆为蝇”。而造成的影响是深远的,鲁迅的文章只提拆迁性意见,不提建设性方案,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体制和文化,甚至种族秉性。相比之下,这一百年真正拯救中国的是邓小平思想,不去管体制和文化,只韬光养晦发展经济。国家、种族和个人一样,有钱了,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想起以前大城市的人经常批判在路边把尿的农村妇孺,说无法理解都XXXX年了,还不用纸尿裤。总是有人把这种事归结为农村人素质低下,可是稍有理性的人都明白,一天纸尿裤的钱,可能就超过一个农民一天的收入了。

来到美国之后,看到零零总总,可以肯定的说,如果美国和中国的人均GDP倒置,美国立刻就会垮掉,因为墨西哥就是一个和中国人均GDP相当的shithole country。

在经济水平差别大到一个华人为了一张政避绿卡,恨不得我党屠杀他全家的时代,任何制度都不如有钱更重要。即使铁骨铮铮方舟子,都不得不放下架子无底线反共反川。

中国人已经严重不缺乏自省力了,任何事件只要没有言论管控,都会有人为反共反华的言论点赞,比如加拿大夫妇在公众号说加拿大地大物博,根本不怕中国制裁,也有10w+人给他们赞赏。并不需要这么多人出来惊惶中国人愚昧自大,学鲁迅救不了中国人。

Shithole City

九年前,我曾经和EX在深圳河对面,注视了香港很久,毕竟那是中国距离自由世界最近的地方。

五年前,我办理了港澳通行证,去了一次香港,从此对香港的态度有了180度转弯。这是一个傲慢、落魄,注定破败的城市。短短一天时间,我感受到了从大巴司机到大楼保安的歧视与排斥,底层劳动人民对说普通话人的恨意溢于言表。

这段时间,很多人问过我关于香港的事,我都闪烁其词,有恐避之不急,破天荒的用mute功能将香、港、hong、kong都mute掉了。总而言之,无论民斗还是我党,我都不想因为香港这个shithole city的任何人、事,惹上麻烦。

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人,既不值得,也不需要我们的关心与支持。就像安替,他不懂粤语都不敢去香港支持那些年轻人,怕用普通话支持,会被当成我党卧底暴揍。比较有意思的是,他最近已经被推上的民斗当成我党卧底暴揍了。

我党对港人自发维稳的想法幼稚的可笑,民斗对港人的支持,港人也是嗤之以鼻。我至今没见到香港方面有一次请求蝗虫支持他们,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大陆人根本不配去干涉。

简而言之,现在的事情是我党和香港人之间的矛盾,香港人还高看我党一眼,当个对手,相比之下大陆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虫子。在我党眼里,p民是韭菜,在香港人眼里,大陆人是蝗虫。p民支持哪一方都会被哪一方冷笑:你也配。

我说句真心话,我从一开始就支持香港年轻人一直闹下去,支持美国取消香港一切特别待遇,支持国家取消香港一切特权。所有人的共同想法,都是毁掉这个城市,遂其所愿,让它做一个石器时代的自由国度,皆大欢喜。

我现在就在美国,自由的要饭,依然被各路人士辱骂。为什么没有人推崇我这种生活模式?

现在,最好的就是出现一个自由民主的香港,金融没了,房价没了,李嘉诚们没了,共产党也没了。那时候,你们还去推崇,还游过深圳河去追寻,才是最好的。

沉默

即使我什么都不说,我的微信公众号还是被封掉了。我问了几个长期不服管教的反贼,他们最多只是封禁7天,没遇到我这种直接被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通报永封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仇家举报,没想到三天之后,我挂在腾讯云上的blog也被封掉了80端口。因为我套着CDN,而且换过几次服务器,除了腾讯没人知道我的blog是在腾讯云上的。

我在国内基本上沉默了,还好我最近想通了,又开始上推。虽然我室友也不搭理我,给了我无限痛苦,但是至少是美好的事物。而网络上的宵小、网警里的智障,各种碎碎琐琐,都不值得我浪费精力去困扰。

我已经是个废人,早就不在乎自己的前途未来,或者孤独终老,或者弃尸莫哈韦沙漠,注定庸碌一生,所以也不在意回国后束手就擒。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追寻民主自由的,往往都是废物,就像香港的抗议者,大部分都是买不起房的屌丝,而哪怕是底层中产,为了还房贷,也不可能罢工参与这类活动。早年我是看不起这些暴民的,经过这些年,我渐渐明白,文化政治的变革,反而只能依赖这些赤脚的底层人民。

这个世界并不都是我这种低端人口,还有兢兢业业,有所成就,推动社会发展的人。推特中文圈大部分都是这种人,他们岁月静好,醉生梦死,抗拒五毛民斗的政治言论。很多人对他们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助纣为虐,甚至是中国堕落如斯的罪魁祸首。

老资历的人都知道,翻墙上推到底有多大风险,如果被检测到个人信息,又有敏感言论,被带走只是时间问题。很多大陆网友有老婆有孩子,需要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家庭,并不是一腔热血的留学生、自由职业者,不要强迫这些人说一些他们想说却不能说的话。

没有几个人敢骂苏联,但是苏联静悄悄的解体了;没有几个人敢公开支持川普,但是川普奇迹般的胜选了。这个时代的变革,需要一些人声嘶力竭,也需要更多的人沉默的支持。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沉默本来就是最可怕的力量,无论是当权还是在野,都应该敬畏沉默,因为他们才是世界运转的基石,决定了世界发展的方向。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现在还把贸易战当意识形态的斗争,跟论证春秋有无义战的感觉一样,幼稚之至。

川普大帝早在18年的时候就公开自称民族主义者,America First一直是川普大帝的执政准则。而对外,无他,唯霸权二字。那些满口自由民主法治的人,川普大帝见了都觉得尴尬,毕竟川普大帝一直自称是普京、三胖和每咸司的好朋友。

川普大帝对于贸易战的理解停留在80年代,对日本加关税逼日本签不平等条约,最终阻止日本超越美国的趋势。对于中国,完全是依葫芦画瓢,然而中国不是美国的附庸,每咸司政体自信,不会像日本十年换九个总统。

中美贸易战谁输谁赢,以我的个人能力无法预测,但是可以说,中美贸易战是川普大帝最伟大的存在价值,假如腐败的希拉里老妖婆上台,必然会继续绥靖中国发展,八年之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即使再发生贸易战,胜负也毫无悬念,中国将取代美国向全世界输出价值观。

近日,川普大帝的对手已经从每咸司变成了任正非。任正非也是一个把民族主义玩出花的大神。“先有华为后有天,不买华为是汉奸”,华为不加掩饰的推出了鸿蒙操作系统,直接承认了其开天辟地之功。

不夸张的说,我算是中国最早的川普大帝粉丝,第一时间给川普大帝竞选捐过款,中国银行有案底,但是我也丝毫不掩饰对任正非的敬佩之情。所谓英雄惜英雄,Grab Them by the Pussy和这样的老婆你要她干什么,简直是曹孟德和刘玄德再世,这场大战注定精彩。

到了这种地步,我不禁担心起任正非,贸易战最多让华为业务萎缩,而把任正非推上民族主义的神坛,有僭越之嫌,是杀头的大罪。

全世界的民族主义核心思想是一样的,都是XXX First。这个世界到底是美国一直First还是中国后来居上First,就是中美贸易战的起因和结果。

断舍离

我有两台电脑,一台美西时间,一台北京时间,前段时间总是被北京时间那台吓到,因为和某人在一起的日子会少一天。

然而,某人终归是走了,临走的时候没有一句再见,没有回头,没有难过。

去超市见到三刀一盒的水果盒,在客厅有点热走到中央空调的开关前,在厕所看到一只死掉的虫子……都能想起她,想起过去,想起现在,她已经不在了。

今天下午,刚好有友人带我去日落海滩。走在沙滩上,只有两种感觉:这地方我们俩走过、这地方我们俩没走过。

从海滩回来聚餐,走的时候下意识拿起外带餐盒,又默默的放回了原处。

量子力学告诉我们,观测可以引起量子塌缩,让不确定的量子叠加态,塌缩至确定态。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我每次用表白观测,结果都是无疾而终的失败离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对我也太残酷了。

她:你就是因为寂寞。我:我做了个问卷调查,几百个人投票,大多数人都说我是寂寞。但是我都三十多岁了,经历了太多太多,知道什么是寂寞,什么是喜欢。你就是我这些年最喜欢的女生,我很确定。

她:你去美东能遇到更好的女生。我:我在现实生活中、网络上认识很多女生,什么样的都有,我大多不屑一顾。假如我在国内这些年哪怕遇到一个像你一样优秀的女生,我都不会单身到美国。像你这么聪明漂亮的女生其实万里无一,我知道我是个没工作没钱没前途的老废物,配不上你,但是我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毕竟这可能是我们在洛杉矶,甚至此生,最后一次对白了。

我:你这么懒,还能拿到offer,应该非常聪明,我前天跟一个加拿大的老友打电话,她说女人都很敏感,谁喜欢她她一定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逼到表白的地步。她:我以为你把我当兄弟。

我崩溃了,我又不缺兄弟,强东哥就是我的兄弟(以后可能加入彦宏哥)。

对白没有继续,至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控制我的情绪。

日落海滩

周末下午练车,某人放假后百无聊赖,跟着我一起。

驱车径直向西,远处路面如镜,我:这是因为阳光暴晒,地面空气温度高密度低,远处光线经过折射进入眼睛,使路面看起来像产生反射的镜面。

某人:我从小物理就差,求你别说了。

开到了海滩,等待些许,才有了个空出来的长椅。我和某人坐在一起,我:我每到一个城市,都近乎偏执的去看这座城市的海,即使无数人说这里的海不好看。因为只要看过这个城市的海,就能记住这座城市,就能记住和自己一起看海的人。全世界的海都是相连的,就像人和人之间的心灵。洛杉矶这座城市这片海,和你​​​​。*

走到海边,海水深蓝,水温感觉比体温还高。旁边一个开皮卡的白哥一直对我说:你穿四角短裤也可以下水吗?

我果断脱掉鞋袜上衣,扔掉眼镜,纵身入海。我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只会蛙泳,想试一下不怎么熟练的自由泳,帅没有耍成,喝了几口海水,强忍住没有呛出来,保持了底线的优雅。

回到岸边,发现某人已经回到了车上,我用上衣擦拭了头发身子,穿在身上,提着鞋袜放回车的后排。

某人开着车门,在驾驶室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玩手机,我在旁边站着,等着短裤上的水流干。许久,短裤上的水已经流尽,某人还沉迷于手机,我:我没有泳裤,泳镜,但是这片海太美好,我还是勇敢的跳了下去;我现在没工作,没钱,你这么美好,我却没有勇气把你从驾驶室抱起来。因为大海不会拒绝我,而你会。*

日落如期而至,某人回到副驾,我开车往东,让她找家餐厅,一家新开的中餐厅。

路遇T字路口,右转时被左侧急速直行的黑哥哥狂按喇叭,让其先行后心有余悸。

到了餐厅,下车,我:让我穿下鞋。

某人:你开车竟然不穿鞋,我早晚死你车里。

我开心了许久,几天后她回国,我下个月去美东工作,真的还有机会让她死在我车里吗?

中餐服务员是个美女小姐姐,非常热情,还让我们加群。我加群之后偷偷加了她,给她发了个红包:你随便夸一句,说我和她很般配。

美女小姐姐没领我红包,什么也没说,事后连7刀小费都没收。

三个菜,只有尖椒肥肠被我吃完了,剩下两个菜打包带回了家。

今天是我来美国,最开心的一天。

注:标*的话是我脑补,没有说出口。

从Tao到鹰眼:小人物也可以改变命运

Tao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留美男大学生,他陪着他的女神同学Jingyao一起去参加高帅富强东哥的宴会,酒后强东哥拉着女神就去酒店了,他也尾随跟到了酒店楼下,在酒店的大堂,他坐了整整一夜。

漫威漫画当初眼看着要倒闭,把X战警、蜘蛛侠的版权都卖了,一线超级英雄只剩美国队长,钢铁侠是标准的二线英雄,鹰眼是看到钢铁侠这个高帅富突发奇想产生的n线英雄,作为复仇者联盟唯一一个正常人,他就是个跑龙套的,从1跑到2,3直接没让他参演。到了复仇者联盟4,开场鹰眼全家死光,鹰眼一脸无辜:不是说好只死一半?这不公平!

Tao同学的经历,矮矬穷谁没经历过,放手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懦弱无能。

一般人或者哀叹社会不公,或者愤怒女人势力,或者羞愧自怨自艾(例如我)。伟大的Tao同学选择了不走寻常路:报警高帅富强奸了女神​​。大多数吃瓜群众连24G的监控都花几个小时看完了,后续的剧情也不用我赘言,Tao同学一个电话,就狠狠地惩戒了攀权附贵的女神,也成功逆袭了高帅富强东哥。让我们为Tao同学鼓掌!

回到复联4的鹰眼,作为一个普通人,别说杀灭霸收集宝石,就是灭霸手下随便一个狗腿子他也打不过,更不要说他高中辍学,量子领域什么的他听都没听说过,他该怎么办?

机智的鹰眼选择滥杀无辜,连被他杀的小日本都无奈的说:你的家人是灭霸杀的,你杀我作甚?

对,杀不了外星人,就去杀没有超能力的普通地球人,鹰眼杀得如砍瓜切菜一般畅快。很快就被老相好黑寡妇盯上了,把他带回了复联4,去拿灵魂宝石。灵魂宝石的设定大家都心知肚明,鹰眼和老婆生了三四个孩子了,竟然还和黑寡妇有一腿,是彼此挚爱,实在是隐藏在复联里的第一渣男。然而编剧和漫威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原来是黑寡妇要出独立电影,为了煽情黑寡妇这集就得死,竟然让黑寡妇跳崖了,鹰眼不仅拿到宝石救了全家,还和全家完满重逢了。

生活中我们大多数不是灭霸,也不是强东哥,只是普普通通的鹰眼或者Tao同学。而小人物只要能出其不意的发挥主观能动性,就有机会逆天改命,做出偶然事件改变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