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者刘翔败者翔

全中国人,只要上网,看电视的,即使不看奥运会,也知道刘翔这次摔倒了。无论是支持他,还是骂他,各有各的理由。我对此不置可否,可以从旁观者的角度,理智的看问题了。
值得庆幸的是,经历过这次事件,很多人对我们这个民族绝望了,并不是单纯的对素质或者文明的绝望。是的,我很早就对我们这个民族绝望了。这是一个无论你用什么方法爱,都有人让你伤心刻骨的民族。之前很多人支持类似什邡、启东的事件,觉得暴民比共产党英明神武。而当你支持的人,或者你自己,站在暴民的对立面时,你才会明白,暴民比共产党残忍的多。越是“自己人”,不合暴民的意,越会受到非人的侮辱。当你看到党报党媒把刘翔当作自己人百般维护时,是不是对我党有了些许亲切感呢?
我曾想过,假如共产党垮了,我绝对要想办法出国。我们这个民族,如果失去绝对统治,都会是暴民的天下。像文革,就是没有管制的暴民,大肆屠戮,最终把罪责全部推给老年迂痴的毛泽东。可是现在慢慢想开了,世界上从没有净土,即使是美利坚,也有对共产主义者的清洗,也有穆斯林的怨怒。总是去愤恨,去逃避,终归会走到一个无处可逃,众叛亲离的位置。那种对绝望的绝望,自然就化为了化解绝望的动力。
无论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是强者崇拜的。同样是失败,你是会选择做刘翔,让万民唾骂,还是会选择做史冬鹏,默默无闻?大多数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追求做刘翔。即使已经到了极致,也会有人推搡着你,让你硬着头皮往上走,可能是族人,党国,粉丝,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选择做强者,本身就有种原罪的感觉,失败就要承担更大的痛苦。再往下,就有种恶俗成功学的意味了。
翔字,本无贬义,却因李翔的失败,招致屎义,流传甚广。或者这个字,也一直等待着失败的刘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