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

网络上道德卫士越来越多,三观正的人越来越多,网络上和现实中的人差距越来越大,很难在线上线下同时做正常人而不精神分裂。有时觉得很可悲,实名的人在现实中需要当演员,匿名的人在网络上还要做演员,演一个连自己都不知所谓的存在。
前段时间撩妹遇到点挫折,被挂了,习以为常。围观的群众莫名其妙兴奋了起来,给我套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说我性骚扰抑郁症患者。有人私下问我为什么不解释下自己什么事都没做,我说,我已经解释过了,但是黑我的人不在乎这些。平时这种事情我都是不屑一顾,这次我异常恼怒。我已经不是那个几百fo的小号了,就像川普大帝一个人撑起推特股价,我也已经是推特中文圈绝对意义上的核心人物,为什么这些小赤佬小瘪三在我面前还是这么狂妄。
冷静下来,发现自己除了网上哪点虚华,现实生活中只是最平凡的工薪阶级,拿那些黑我的富二代一点办法都没有,拿那些黑我的无名群氓更是一筹莫展。像推特大V一样先B然后什么值得B?都是些卑微到可怜的人呐。
当今社会,越来越多人得了抑郁症,原因多是学业不顺、家庭不和、情场失意、工作压力大、被人霸凌等等。非常奇怪,经历了这些的我为什么没有,我已经在社会底层、网络顶层承受了超出大多数人的苦楚。
抑郁症首先要看医生,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我也分不太清,用一些奇怪的方法鉴定,做一些测试,交谈一些话语。让我想起多年前面基的一个hr,她见到我之后对我推特的言论和我的为人做了一番分析,我对她的厌恶延续至今,我一直认为,只有智力高过对方一倍,才有可能窥伺另一个人的思想,而她一个二本毕业的文科生,可以对我的长相、身材、言行、衣着任意评价,但是想评价我的精神,我随便心算一个微分方程,她看到的就是乱码。
抑郁症确诊之后要吃药,各种叫不上名的药物。印象中一些精神类疾病患者可以靠吃锂盐治疗,就像有些癌症可以吃铂化物治疗一样神奇。我是最近才发现推上有很多推友在吃药,他们有的会长胖有的会迷茫。据说停药之后副作用很大,会陷入更严重的抑郁,以至于更想自杀。
说起抑郁症自杀,在广大人民群众呼吁生理疾病安乐死的时候,以各种方式自杀的抑郁症患者却引得超乎寻常的同情。癌症是人的肉体想死,精神不想死;抑郁症是人的精神想死,肉体不想死。相比之下抑郁症自杀相比绝症安乐死,更值得欣慰才是。如果我身边有不是很亲密的朋友因为抑郁症自杀了,我会很开心,因为他完成了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网络上这么多抑郁症患者,真的是抑郁症患者吗?我曾经相信过中医,后来改变了,毕竟学了几十年正规医学的西医,也给我开副作用小治本的中药,如果不是方舟子们的努力,我无法解除对中医的迷信。然而我这么多年,从来没相信过心理学。
退一步讲,假使我已经相信了心理学,相信心理学用统计方法得到的结果是真实可信的。网络上为何凭空冒出这么多抑郁症患者?而且一个个风格跟当年“自杀”的沉珂之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90后中二那些年仰望四十五度天空思考人生得到的深沉忧伤,换到现在就成了抑郁。产前抑郁产后抑郁,节前抑郁节后抑郁,就像入教入党一样,结成一块,成为了不容置喙的群体。
凌乱的思绪和质疑并没有凝结出什么观点,莫名冒出的抑郁症患者就好像我无法理解的锤子粉丝一样,存在即是合理。有意义的是如何面对他们,而不是质疑他们,毕竟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无论他们有什么想法和企图。
毕竟我并不比他们智力高出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