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

小时候,老师总会让我们看新闻联播,人民日报。我当时就不信,周围远没有CCTV那么美好,就像我不会像大风车里的小男生一样,和漂亮女生牵手玩。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读语文课文《在大海中永生》,读的如丧考批,最后泣不成声,终止了语文课。有些同学被吓呆了,有些同学一起哭,有的同学在笑,有的同学像没事发生一样。。。我也像什么没有发生一样,在那里玩我也记不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真有些金太阳的感觉。
后来到了大学,我接触了贴吧,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才。愤青们总是攻击日本和韩国,以至于一些韩国明星。看着他们爆吧和围观,看着他们转发很多不顶不是中国人的文章,焚烧日货,赞美祖国,也是付诸一笑。
再后来,时代变了。看着他们开始学着反思,反思这个社会,这个政府,这个国家,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阴暗面。看着他们各种讽刺国人,挖苦共产党,怒骂政府。再后来,也就是现在了。
时光飞逝,转眼我也25了。看了这么久世事变迁,感慨万千。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经历过这么多变迁,后头望望,那些爆日本の家贴吧的人,和现在骂国人滞纳豚的人,那些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人,和现在宁做美国犬不做中国人的人,竟然都是同一帮人。问起他们的过去,他们只回答两个字:洗脑。
我仅仅25岁,或许再大些的人,可能会发现,那些红卫兵,和那些89学潮,其实也是同样的一帮人。
人为什么会被洗脑呢。无论是小时候被共产党洗脑,还是现在被民主斗士洗脑,为什么即使被欺骗过一次两次,还会选择被下一帮人继续欺骗呢?
我因为在baidu上厌恶了删帖,来到了墙外的twitter,刚开始接触了一些专业的民主斗士,他们言辞激扬,痛斥政府,不乏文采。可是看多了才会发现,他们所说的话,比新闻联播里的假话都多,光江泽民都死了不下于几十次,最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写周恩来,先骂他如何没有生育能力,然后又写了一篇关于他的私生女被强奸的故事。。。这种故事不胜枚举,我也不用赘言,简直是侮辱人类智商。。。很多小学生都能判别真假的新闻,泛滥于网络,只要能宣泄愤怒,都会有人转载上万遍,丝毫不理会真实性和科学性。
我极少言及此类话题,不要说在twitter上,就是在renren上看到特别幼稚极端虚假的文章和评论,我也是能忍就忍。有人说,流言止于智者。可是有哪个智者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敢指出其中一二。只见更多的名人,明知是错,也要振臂一呼,沽名钓誉,欺世盗名。
今天,我忍无可忍。泛滥twitter几个月的藏族僧侣自焚推,让人难过。一方面为共党没有处理好民族事务气愤,一方面为生命的消逝惋惜。直到我看到推上有人开始说,佛法认为自焚不是杀生,是菩萨行,我出离的愤怒了。共产党即便坏事做尽,至少懂得不判党员死刑。现在这帮民主斗士竟然视自焚,如善举,视人命,如草菅。今天他们在野,只能唆使愚民自杀,明天他们上台,岂不是能用佛法,帮所有党员乃至汉人自焚!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想被欺骗,既然能被CCTV洗脑洗了一个童年,就不要再被民主斗士这帮疯子洗第二遍。
此文,乃一时怒做,言语潦草,文笔不清,只剩一丝余悸,存于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