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

存在即合理,14精神从反大帝到反春哥,再到反共反高帅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作为一个比D8还要久远的id,我从不忍用我的id,涉足那片毫无底线的区域。遵循低调的我,更喜欢巴神的精神。和我在一起久了的人,自然会感觉到,矮矬穷精神和Milk丧尸,是我这几年未变的文风,至于D8哪些文章是我写的,哪些图片是我P的,哪些ID是我的,我也就不想提起了,毕竟P夫已经被抓,我不想当下一个。在广大蛆虫的努力下,从自诩高傲的猫帝,陡转直下为搬砖撸管的儿童,D8终归以屌丝精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传遍大江南北。也无怪乎女生见完我面,把我拉黑之前,还要骂一句:屌丝!
在推上经常开玩笑,说现实生活中没有女生理我,犹恐避之不及。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像段子。大家们在哈哈之余,也基本不相信生活中会有如此悲剧的平田真悲剧男。其实久了,我也不相信我有这么悲剧了,以为自己好歹是本科院校出身,身高170有余,长相五官端正,co的一手好de,比搬砖的屌丝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恰逢冬游苏杭,人道是江浙美女甲天下,西湖美女甲苏杭。我又出生于以帅哥名城著称的徐州,自然觉得愈发登对,必须要面基一个女推友,以正视听。
走在西湖边,我就想起了一个杭州美女——飘飘。六年前,她还是初中生,我也刚刚高考完,相识于我建的一个QQ群。飘飘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网友,她不仅年轻漂亮,而且非常聪明。听说我身为群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立马和我在QQ游戏里对弈了场围棋,赢了我80多目。后来她成为了中科大物理学院的院花,我也成了她renren黑名单中唯一的一员。
女人大多都是骗子,我EX特别喜欢让我说这些故事,我也经历过太多类似象棋、国际象棋,甚至是Dota的故事。EX就总是骗我,说:“你说吧,我绝对不生气。”我说完她就哭着说:“我们俩还是分手吧,你去找那个和你打Dota的华科美女吧。”后来,自然就变成我EX了。
我EX是个0分女屌丝,但她依然以和我在一起为耻。自从她室友白美瘦找了个北大的歌神,她在我身上就再也找不到一丝优点,毅然决然的和我分手了。分手那天,我打的送她回去,钱包竟然丢了,问她借钱打的回的清华。分手时最后一句对白:“借我50块钱。”
“不用还了!”
每次悲剧,我都会找人倾诉,说:“不想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总会有人劝我:“别伤心,挺有意思的你。”
站在雷锋塔尖,望着雾霭的西子湖水,看着周围矮我半头的南方挫男,健忘的我自信满满:一定要牵着一个女生,走过这诗意的城市。
于是乎,我约了个女推友面基。在她公司下边等了半个多小时,问她:“你还要工作多久啊。” 她说:“你进来吧。”
我兴奋的说:“我在一楼大厅等你,你下来吧。” 她:“嗯,在里面等暖和些。” 我又等了半个多小时。
见到她,已是涕泗横流。我掏出心相印,擦了擦,带她一起走了很久,找到个饭店,吃了顿饭,送她回家。走到半路,我问:“我想说一件事,你别害怕。”
她立马捂住胸口,退后了几步,口齿哆嗦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我说:“别害怕,只是想牵个手而已。”
她战战兢兢的说:“你早点回去吧,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住在哪里。”
我乖乖的打的回了浙大。回到宿舍,DM她,问她安全到家了没,发现已经无法DM了。。。
那段时间,我很伤感,饭也不想吃,会也不想开,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每每有人问我,吃这么多,为啥不到120斤,每每勾起我伤心回忆。有推友问我怎么样了,我怕别人知道,偷偷mention他说悲剧了,谁知道mention就被爆了一遍又一遍。
其实我更痛苦的是,我最珍视的一个女推友,也因此看透了我的本质,果断B掉了我,我为此又睡了两天,滴水未沾,觉得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以前我还会倾诉一下,这次我已经惨不忍言了。绝望的我,连手机twitter客户端都删除了。
假如我永远不见你,你能unblock我吗……
我再也不见女推友了,也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