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狂妄到绝望

来美国之前半个月,领导找我谈了两次话,我果断注销关闭了所有社交网络,以防影响行程。作为一个话痨,那段时间实在是太煎熬,每天自言自语,如果不是因为我是钢铁直男,无法容忍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肯定精神分裂了。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刚下飞机,我就像一个重生的孩子一样,疯狂的呼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打开twitter打开wechat打开telegram,向每个好友分享我自由的心情。我的粉丝瞬间突破4万,一时间成为美国西海岸的自由男神。我存放在西海岸VPS上的思想与灵魂,终于和我穷窘的肉体相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束缚我不羁的文字。
我的狂妄很快就遭受了打击,富二代留学生直接给我扣迷奸幼女的罪名,白左女权摇旗助威。我连辩解的心情都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至于近乎狂欢式的文斗与迫害,我也不想赘言。


当我看到诸如此类的言论之后,我放弃了抵抗,直接认怂弃推,躲在公众号里,忏悔自己的不自量力。
很多时候羡慕阿Q,至少可以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而我们这代穷人,活在一代接一代,看不到头的绝望。

再谈黑产

之前写的浅谈黑产被删,很多好友说是因为仇家上门报复举报,然而除了那篇文章,其他涉嫌种族、性别、地域歧视的文章,别说举报,发出来都没几个人看。
把那篇文章重新发出来之前,我打算再讲一些有关黑产的内容。网络黑产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走私贩毒洗钱之类的,老衲穷成这样实在接触不到,而个人信息贩卖这种小生意,倒是俯拾即是。我深受其害,我本来是个匿名的矮矬穷,现在小p孩们花200块钱就买到了个人信息,成了一个实名的矮矬穷,再也没法隐姓埋名的骗炮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真想一刀捅死给我拍身份证照的大妈。查户口名下没有老婆孩子和房子,查开房从来都是我一个人,好想自杀。


至于个人信息的源头,当然是基层公务员啦。随便一搜全国都是,抓都不知道该抓哪一个。想起早年有个文盲老哥问我怎么注册滴滴,需要什么证件,我教了下他,他非常感谢,还给我发了个红包。过了段时间我问他最近开滴滴还赚钱么,他说:我是交警。

敷衍

美国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我读书少,实在想不到该写些什么了。真羡慕抖音上的小美女,随便找个背景音,波波大姨波波大姨咿呀咿呀咿呀,晃晃脑袋,一天的更新就敷衍过去了。
然而我,能写些啥呢。政治经济历史文学,我不懂呀;游戏解说,延迟460ms。难道把我这几天看的小波变换拿出来讲,问题我就是看着玩的,胡扯被学应数的人吊起来打怎么办。
痛苦万分之余,我选择出去吃饭找灵感。找到一家15刀中式自助餐,yelp评价只有3分,毕竟一分钱一分货。进去之后我被惊呆了,几个easy girl服务员太漂亮了,直接对我说“欢迎光临”,瞬间有娶一个留在美国的冲动。
但是我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听她们的口音,肯定不是ABC,一只胳膊能摆3个盘子的技术,也不像是F2、H4打黑工的(废话,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也不舍得让她干这个),那看来就是民主党票仓了。

我一向是个专一且简单的男人,吃完了两锅小龙虾之后,机智的厨师往第三锅小龙虾里加了双倍的盐,成功击退了我。

归去来兮,由于饭量问题,坐吃山空的速度超出我想象,很快就要返乡务工了,走之前是不是应该找服务员小妹要个微信号?

躲得了政治,躲不了人心

出于心理健康的考虑,刻意躲开了网络上对于我的批斗大会。晚上打开推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被封号了。

我拍手叫好,被推特封号,算是我这些年言语艺术的巅峰成果了。本来想放在那里供世人凭吊一段时间,可是转念一想,最近是非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赶紧删了13条对女性有不良企图的推文,恢复了账号。
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无外乎谨言与慎行。我一向慎行,在现实中是个极端平庸的人,领导监督这几年,我跟会所小妹天天通宵打农药都没胆去照顾她们生意。与此截然相反的是,我在网络言论上就天马行空,肆无忌惮,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最近被打成地富反坏右,也是报应不爽,有心理准备。
我想,应该有很多人或深或浅或设身处地或冷眼旁观的思考过最近推特上发生的事情。我本人更是思考了很多,首先是想依靠交往多年的老推友,然而大部分都是明哲保身的沉默,小部分拉黑撇清关系,更有一小撮人直接跟着一起把我挂路灯批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然后我想到了认识的推特员工推友,万万没想到,去年还邀请我去旧金山参观的几个员工推友,竟然都双向unfo了我,所以这次被封号,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我突然明白老舍为何跳湖了,并不是被小将批斗几个小时,而是批斗完之后想回家,发现老婆孩子紧闭家门不让他进。恐惧和痛苦是求生的本能,而让人放弃生的希望的是心寒。
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推友们宁可和一群满口脏话无底线人肉的小孩为伍,也不愿再见到我的存在了。一代新人换旧人么?
共产主义来了杀多少人,普世价值来了自然也会杀多少人。

美国移动运营商试用体验

听说中美贸易战已经接近尾声,中国多进口1000亿美元的原材料,然后让一堆美国产业进入中国。可以想象的是,美国的移动通讯公司,进入中国就会全军覆没,毫无悬念,因为实在太贵了。
近期在美国无业要饭,大部分时间家里蹲都是有wifi的,但是底线的外出联系还是必须的,一出门就失联,在洛杉矶这种犯罪率极高的城市,太让人担心了。所以寻求廉价低质的移动通讯业务,就成了当务之急。

好的,摆在我桌子上的依次是t-mobile、freeup mobile和project fi三张未开封的SIM卡。
1、t-mobile
首先我给大家们介绍下t-mobile,t-mobile是类似移动电信联通的真实运营商,与之类似的还有sprint(我们亲爱的川粉,北美吹哥,用的就是这个)、verison、at&t,一分钱一分货,其中信号最差最便宜的,应该就是t-mobile了。在网购这些SIM卡之前,我就在我家门口找到家t-mobile营业厅,用尽了老子六级口语水平说要个最便宜的套餐,导购黑姐姐还是誓死要给我推荐40刀一个月的无限量套餐。我说我在网上看到了10刀一个月2G流量的数据卡,黑姐姐说那个是给ipad用的,iphone用不了。我不想继续练习英语口语,愤怒的离开了。其实大家们也看出来,我这个穷逼怎么会买这么多SIM卡,一张主力一张备用也就极限了。是的,这个t-mobile我试用了下就扔抽屉里了,我买它就是不信还真有ipad能用、iphone不能用的SIM卡。

试用之后发现,果然可以LTE,网速也可以接受,就是信号很差,基本满足我部分需求。这种卡是预付卡,预先充值10刀,可以使用2GB 4G LTE高速流量,非常划算。缺点就是只能上网,不能打电话发短信,甚至连短信验证码都不能接。对于一个主要利用微信联系的中国人,绰绰有余了。唯一的遗憾是t-mobile的SIM卡不是免费的,新的SIM卡需要10刀,也就是我花了20刀才狠狠的打了黑姐姐的脸。

还有就是t-mobile的包装非常有趣,拉那个pull对面也会一起打开,made in India。
除此之外,t-mobile的一种什么go的套餐也挺不错,一个月来电显示费3刀,上网、打电话、发短信计量收费,对于轻量长期稳定用户非常合适,毕竟t-mobile这种真实运营商一般是不会跑路的。
2、freeup mobile
美国除了几个有实体铺网的运营商,还有海量虚拟运营商,不像中国的虚拟运营商都没音儿了,美国的虚拟运营商有不少混的风风火火的,比如cricket的家庭套餐就非常受欢迎。但是叫他虚拟运营商也不合适,毕竟cricket是at&t的全资子公司,就是拿at&t的信号便宜些卖给低段人口使用而已。而即使是cricket 10刀一个月的低价套餐,我也不想用,我选择了一个更奇葩的虚拟运营商,叫freeup。顾名思义,这个卡每个月有500分钟通话和短信,还有100MB流量,完全免费,简直是慈善机构开的。

这个卡也不是完全零成本的,需要3刀从amazon上买,但是总不能邮费都不给人家吧,可以接受。要知道其他所谓免费的虚拟运营商,填到最后开户费30刀张口就来,之前填的个人信息估计也被他们拿去卖了。
freeup打电话、发短信完全没问题,500分钟/条内的确0收费,问题是不能上网,不知道是因为信号太差还是at&t使坏。都免费了嘛,还想怎样,用了这个至少不会出门失联了,指不定哪天就能上网了呢。
3、google project fi
最后是大名鼎鼎的project fi,想必墙内土豪都知道,这玩意在全世界都可以漫游,在中国也是无墙上网,神奇的很。弊病当然是有的,就是一个月来电显示费就要20刀,1GB流量10刀,用超6GB就不再收费,变成无限流量套餐,问题是那时候已经80刀,够渣渣辉砍到7920级了。
这时候肯定就有人问我,这么贵为什么我还要买。啊,怎么说呢,我说了你们又要批判我了,我还是不说好了,反正我现在主力用project fi,感觉很好。

不得不赞扬google的用心,t-mobile玩了这么新颖的花活,也没想到,老衲最需要的是取!卡!针!

project fi原理上就是google voice的实体版,归根结底还是租用四大运营商的网络,但是既然这么贵了,肯定会租用最好的网络资源。而且比较有趣的是,其他虚拟运营商都是显示真实运营商的,project fi刻意将真实运营商的信息全部抹去了。
project fi的设置相对其他运营商复杂不少,原因懒得深究,按照说明一步步来即可。
除了我买的这几个套餐,美国的运营商多如牛毛,各种套路也是数不胜数。比如几乎所有的无限流量套餐,都是4GLTE几个GB之后就限速到2GPRS的速度,可以说美国的移动套餐基本上就是10刀1GB的均价,但是他们依然自称无限流量,美国也没人管管,在中国都禁止这样宣传了。
美国移动运营商价格贵、信号差、套路多、服务态度恶劣,到了中国必死无疑。假如让移动联通电信带着华为中兴的基站去美国,可以摧枯拉朽一般的统治美国市场,这也是美国为何如此害怕华为中兴的原因。
最后,看完文章的美分肯定要开骂了,美国收入高资费高理所应当。一派胡言,阿拉上海收入也很高,并不比乡下的资费贵呀。

热烈庆祝第二篇公众号文章被删除

一觉醒来公众号粉丝已经过千,甚为欣喜,但是明显已经进入瓶颈,想继续提升粉丝数难度很大。今天看了篇文章,一个粉丝十几万的公众号博主,开了赞赏码,一篇文章收了500块钱,他大骂粉丝太小气,掐指一算一个月加起来只有1万5,不够塞牙缝的,然后决定加强公众号广告投放力度。之前一个公众号的韭菜都能卖几千万,一个月1万5是少了些。
想起前段时间加拿大把华为公主抓了,推特火炬写了篇文章,说加拿大地大物博,根本不怕中国报复,引得小粉红一片愤慨,群情激昂。就这样文章刷到了10w+才被举报封掉。相比之下,老衲这篇文章阅读量才一千多,竟然就有人闲的蛋疼举报。

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想起李毅大帝的那句:球迷骂我是因为我有威胁,谁让我踢得好呢。
更开心的是,那篇文章我忘了开原创了,微信说我得写三篇原创文章才能开赞赏码,我那篇文章算是白写了,删了就删了,以后重发又顶一篇原创。
玩笑之余,更多是揭露黑产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看过的人才一千多就有人靠这个吃饭。作为一个上海人,除了在洛杉矶机场出境排了3个小时队时,第二次有想皈依美利坚的冲动。但是美利坚前段时间在Equifax把1亿4美国人的个人信息都泄出去了,效率比中国还高,这世界是不会好了。
粉丝破千的我不禁感慨,何时才能像崔永元一样,连最高人民法院都向其道歉,那时候一篇文章出去,不是被举报删除,而是有人管一管,这些买卖个人信息的条子,不再是生财有道,罚酒三杯。

浅谈黑产

早年在天津,因为极度贫穷,略有接触,吃个外卖打个车什么的。后来到了上海,有了体面的工作,自然没有闲工夫为几块钱纠结。黑产乃至灰产,很大一部分用于前几年金融、互联网泡沫,类似钱宝、借贷宝注册,一个用户几十块钱的补贴,所谓网赚,很多人拿几十万人的个人信息去刷,有的是用手持身份证,有的是用网易邮箱泄露出来的实名支付宝。这类事件太普遍了,我也是初探皮毛,根本无法完全说清。至于懂得多的,都靠这行吃饭,也不会像我这么无聊发这种文章。我还不太了解墙内敏感程度,也不可能深入探讨,我还等着三篇原创之后开赞赏码收钱,万一被封号,那就太搞笑了。
黑产的来源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内部有人私售,即使国家后来发现,严格管控,在背景里加入了操作人操作单位的信息,奈何有钱赚就有人铤而走险,一个海关科长都能睡十几个代购,出了事可能就是罚酒三杯。
另一部分就是所谓黑客拖库,想起早年有做黑产的问我这些黑客怎么这么厉害,用什么技术搞到的个人信息,我说他们就是内部干这个的,直接用U盘拷.db。黑产老哥一脸诧异问:难道没有更nb的技术了么。我说:更nb的用移动硬盘拷。当然,也有类似华住这种传统产业,对互联网的风险一无所知,直接明文在酒店局域网传未加密数据库的。算是少数,没什么神秘的。
这些所谓的黑客大多水平差的惊人,最早出名的3000w住宿信息,是十几个G的access db,因为太大还有bug,传了几十手都没几个人打开过,最后还是win linux双精的某人转成了csv,才有一群故弄玄虚的人开了一众开房查询网站骗钱。不屑一顾,不值一提。
消费降级、金融互联网寒冬,懂的人也越来越多,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赚钱难度越来越大,更多的玩法自然慢慢出现。据说微博上的什么小球就喜欢直接挂对手的个人信息,震慑对方,让粉丝对他的神通广大敬若天神。毕竟会用天眼查和ps都可以在一方成圣。
至于我的个人信息被挖,我看的很淡,有一种修仙被斩三尸的感觉。大家的东西都在那里,只是有没有人闲的蛋疼花几块钱去查的区别,在互联网上人至中年,都明白所谓的隐私,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纸。也就小孩子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当做炫耀的资本。更何况在中国,权力是万能的密钥,领导来见我的时候,连我女朋友手机号都查出来了,还好我当时女朋友少。
我长期存在于墙外网络,现在肉身也在墙外,对墙内的敏感度一无所知,希望大家多提醒我言论尺度,我愿意接受领导所有审核机制,我一向忠党爱国,如有不慎,罚酒三杯。

莫愁前路

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来的反而比想象中慢了一些。早年在贴吧如日中天的时候,看破墙内红尘滚滚,一切皆为名利,我才疏学浅,不足与争,隐居墙外。在墙外虽受领导零星叨扰,却也无伤大雅,怡然自得。奈何万丈高墙挡不住墙外我的才气外溢,也挡不住墙内暴民人性险恶,方知匿名如同面具,后边藏得不只有蝙蝠侠,更多的是小丑;不图名利之人,并不一定是清高,更多的是性格扭曲。匿名之下的网络,于己无利害,善恶皆会放大百倍。
我一直是一个实名存在的普通人,生活中极力迎合人间烟火,尤恐异于常人。而在网络上则是徜徉恣肆,不拘泥于世俗观念,亦不束缚于原本低下的文字水平。中国人的文字用惯了美颜,慵懒的我直接用iphone原相机,输出raw一般的文字,愈加丑陋不堪,却比任何人的文字更能反映当代青年的真实想法。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没有代价,利用了网络言论自由和墙的信息封闭,自然要面对同样问题带来的反噬。我的贫穷和羸弱的社会关系,已经支撑不起虚浮的声名,时至今日,相比冷眼旁观世人无底线攻击我灵魂的载体,更多是一种放下的解脱。
对墙内受到侵扰的亲友说声抱歉,而对受伤害最大的自己,也得说句对不起,毕竟多年与人为善,因为文笔张扬,几度险些身陷囹圄。
我已经无需过多证明自己,也无需他人安慰,在这个畸形的年代,安身立命,遇到的很多问题,并不应该总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人都有极限,我在网络上作为一个超级英雄,现实本体只是个凡人,雷神索尔尚且打不过海拉,把阿斯加德让给海拉又如何。
换个地方,继续做一个小人物,莫愁前路无知己,西出阳关无故人。190283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