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

前段时间关于996的讨论铺天盖地,现在已经到了热度退去的日子,我可以安心冷静的探讨下996了。

首先是马化腾、丁磊,他们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有人问我可不可以接受996时,我思考了很久,感觉我只能接受995,如果996的话,我就没有时间上王者了。而对于中国排名第一、第二的游戏公司,马化腾和丁磊一方面希望员工可以加班,一方面不希望玩家没时间玩游戏,左右矛盾,干脆闷声发大财了。

其次是闹出事的刘强东、王小川,京东和搜狗是业内有名的清闲,稍微加点班,还没到996,只是995,京东就有人自杀,搜狗就有人爆料。刘强东是苏北的骄傲,无条件支持强东哥。自己公司不好,只要是不针对个人,辞职跳槽即可,像搜狗这位吃里扒外的员工,应该全网公示,所有公司引以为戒,不招聘这种垃圾。

然后就是马云,冒天下之大不韪,勇于支持996。毕竟快退休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几句广大劳动人民不爱听的实话。

最后就是正义的党媒,要求一切按照劳动法,禁止不合理的996。对于党媒的编制内公务员,996实在难以想象,大多数媒体工作者还盼着新西兰做四休三全球推广,要求全世界第一长的产假继续延长。

想了想,好像缺了点什么。以加班为文化的华为,让员工休掉不配合工作老婆的任正非,对996不发表任何看法。毕竟华为员工已经习惯了711甚至007,996这样的落后制度会严重降低华为在世界上的竞争力。

马云之流并没有撒谎,企业家几乎没有955的,都是拼命加班。与此类似的就是科研工作者,论文下载网站曾经做过研究,发现世界各国下载论文的时间频率几乎是不受时区影响的,也就是说即使是凌晨三点,下文章看的科研工作者也和下午三点一样多,很多科研类公众号不约而同的发了嘲笑996制度的文章。还有就是事不关己的文艺工作者,事实上很多一线明星是劳模,类似杨幂那种玩了命的拍戏走穴的明星大有人在,汪峰一年几十场演唱会经常唱到沙哑。

到底是谁在炒作996制度呢?当然是在github上发起996.icu的码农们了。大多数看到这个话题的人都有和我一样的疑惑:996为什么会icu?996如果就icu,那大多数人高中就死了。我们高中除了星期天下午休息半天,平时都是611的,更不要说集中营式的乡镇中学。

码农学历要求低,技术门槛低,任何一个211以上的理工科生,满载培训三个月就能达到一般IT公司的要求。因为互联网经济的红利,码农一直生在红旗下泡在甜水里。同等工资的金融中层最低要求C9硕士,大学博导最低要求常青藤博士,传统产业高级工程师最低要求从业20年工作经验。相比之下,很多码农技校肄业,网络视频自学半年python和php。

又想要高工资,又想要低工作强度,这在前几年互联网经济暴涨的情况下是合理的。现在中国经济危如累卵,互联网从业人员逐渐饱和,这种好事也到头了。我的建议是严格按照劳动法,所有码农强制955,降薪一半。互联网公司扩招一倍码农,互相之间签订协议,严禁以加薪为诱饵的违法加班行为,这种协议早在十年前苹果、微软、谷歌之间就有。这样即解决了员工996.icu的抱怨,又缓解了大学生就业压力,还降低了IT公司的劳工成本,一举三得。

干了这碗寄生虫汤

最近沉迷墙内社交网络,被保护穿山甲、保护鲨鱼、保护鲸鱼等新闻轮流轰炸,最大的感触就是家里没肉了,下午得去Costco买点。

想起几年前在浙大开会,会后浙大请我们吃大餐,给我们上了一碗“粉丝汤”,我只吃了一口就惊呼:“这是鱼翅!”周围一群土鳖博士、教授呆若木鸡,笑言就是普通的粉丝汤而已。酒至半酣,会议组织人员上台对我们说:“大家对我们的招待满不满意?鱼翅好不好吃?”我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到鱼翅。之所以猜出那是鱼翅,是因为味道和口感都不是通过化学合成、料理加工可以得到的,那种超出日常家养食物的,就是寄生虫的味道。

几乎所有野生动物体内都有寄生虫,我穷,不知道穿山甲、鲸鱼之流是什么味道,只知道鱼翅是真的好吃。另一种有类似体验的食物,就是蛇汤了。

有人对海鲜里的寄生虫讳莫至深,因为酷爱生吃海鲜,日本人得几种海生寄生虫病的人数世界第一,然而这并不影响日本成为世界人均寿命最高的国家。相比之下,天天吃十成熟喝白开水的中国人,反而因为餐饮过热更容易得食道癌。

当然,寄生虫也分种类,也不是最好吃的肉类,驴肉就可以吊打几乎所有动物,驴大肠火烧曾经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印象中唯一可以和驴肉一较高下的,就是早年国内冒充大马哈鱼的油鱼。油鱼的肉质鲜美,脂肪含量极高却丝毫没有油腻味,最神奇的是肉里的油脂无法被人体吸收,会直接从下体无意识流出,必须配合卫生巾食用。

只有吃过鱼翅,才明白日本人为何要坚决维护自己吃鲸鱼的权利。无论中国人吃的鲨鱼、日本人吃的鲸鱼、韩国人吃的狗,都是其中没有灭绝风险的种类。东亚文化的弱势,甚至无法保护他们吃了几千年的食物。日本人顶住骂名的坚持,更多是为了民族的尊严。

近期因为委内瑞拉危机,美利坚油价暴涨,各种肉类价格也水涨船高,牛肉最便宜的也已经涨到3刀5一磅,日子没法过了。满脑子除了女人,也多了一些对肉类的回忆。我多想回到家乡,找几个老友,带上两瓶茅台,干一碗寄生虫汤。

沈巍

最近总有人跟我提起沈巍,我就稍微看了下关于他的新闻。他和我一样都是上海人,都租住在浦东,都是处男。

我有很多方面比他强,首先,我是理科生,他是文科生。我相亲见做车企投资的银行妹讲锂电池重量和续航成正比,见化工女讲机器学习在化工上的应用前景,见钢琴妹讲降噪耳机工作原理。而沈巍只能跟能听懂中文的人讲中文。

其次,我是在美利坚的沃尔玛捡打折剩菜叶子吃,每时每刻沐浴在自由民主法治之中,听到的语言都是普世的,呼吸到的空气都是sweeeeet的。而沈巍是在上海浪费祖国的粮食。

最后,我毕业于中国排名前五的武汉大学。而沈巍的本科复旦大学屈居第七。



当然,同为垃圾佬,他的水平和段位还是比我高很多的,比我多捡了20年垃圾,值得尊敬。他和我一样,也是多年沉浸于自己的世界,被一群没脑子的凡人打乱了生活。善意的回应只会招致更多的骚扰,他比我逃避的慢了太多。为了不让这个畸形的世界扭曲自己,逃避往往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家里非常有钱,所处行当低端受众众多,也可以选择继续迎合或者抗争,那就不是沈巍而是许巍了。

最近无论相亲还是朋友喝酒,我聊起开心的美利坚流浪生活,他们刚开始都是强忍对我堕落人生的歧视,然后逐渐被我的言语打动,最后情不自禁的说:我能不能给你拍个抖音,肯定能火。

我已经找到了下半年美东的工作,流浪只是短暂的兼职,感谢Costco售货员白人小妹、中餐自助服务员福建小妹、达拉斯机场一起值机的拉丁巨乳妹,送给流浪汉的微笑。

我为什么不想出名

一来是因为穷,名气如果置换不来钱,那就是负资产。名人承受的嫉恨唾骂,对身心健康的影响远大于那些恭维赞扬,无论私生饭还是极端黑粉,都会对现实生活造成不可预知的伤害。就算是发一些与世人无争,日完狗艹猫的回忆小马甲,照样有人烦他烦的咬牙切齿。当然,他日进百万,自然不在乎,要是他和我一样一贫如洗,估计也得ptsd。

二来是因为粉丝,相比粉丝,还是推特的followers更贴切,followers只是想看你说了什么,不一定喜欢你,甚至还恨你,盼着你哪天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墙内有诸如带带大师兄的粉丝,想尽办法整死带带大师兄,以此取乐。至于想整死我的“粉丝”,无论领导还是小将,已经把推特搞得不适合我继续使用了。

这段时间,我有幸免费加入了饱醉豚的粉丝群,没想到里面的人三观出奇的正,反对歧视低学历女性,反对歧视低智商文科生,反对歧视易出轨程序员等等。很难理解这些可以写思想道德修养教科书的人为什么要来做饱醉豚的粉丝,估计是利用迷人反派对他们三观上的sm获得快感。当然,最后饱醉豚果然被他们逼退群了。

三来是因为创作,我一直不屑于哪个平台上几千几万的粉丝,讨好他们赚钱还是不激怒他们涨粉,都会严重左右自己写的东西。别说粉丝,就是专业评论家,也是些毫无创作天赋的垃圾,听他们的话或者被潜移默化,都会扼杀本来少的可怜的灵感。

最近我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有了新的烦恼,当放下一切,满脑子都是?‍?‍?。

凭吊咪蒙

我读书少,在文学方面接近文盲,从来没有看过咪蒙写的东西,也不知道她怎么火起来的,就像咪蒙肯定不知道墙外有我一个矮矬穷。

我回到墙内和咪蒙息声几乎是同时,据说她息声是因为说爱国是兽交而被群起攻之。我们国家对于言论自由的压迫,已经像三体里思想钢印一样,深入人民群众的骨髓。人民群众发现,利用舆论,他们同样可以打压迫害自己不喜欢的声音。

其实我写的东西,99.86%发在墙内都是没有问题的,这些年我之所以坚持在墙外写作,就是想坚守在言论自由的第一线,不想让墙内的各种意识形态侵扰我的文字。然而跪久了的人,永远仇视站着说话的,越来越多人看不惯我的肆无忌惮。

总是把问题归结为中国劣根性的人,大多是一些只认识中国人的土鳖。这世界其他国家对言论自由的压迫,往往比中国还严重。DNA的发现者说一句DNA决定智商,就被剥夺荣誉称号。新加坡的饱醉豚说程序员爱约炮,就被加州的程序员注销了简书账号。

前段时间我很痛苦,我发的东西领导、民斗、民主小将、女权等等都看着,一个不开心不是举报就是挂,或者一个电话就带我去品茗。我又没有把一切不合理写进小说,只给一小撮人看的写作能力,绝望之至。

有人劝我,像咪蒙一样,回归虚无,不要做这个时代的牺牲品。我对他说,如果大家都选择闭嘴,做个知名搞笑幽默博主,那这个时代和中世纪一样,又有什么存在价值呢?

啊,咪蒙,一只献给言论自由的羔羊。

致青岛妹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丽丝”是个女生的名字。

我和青岛妹素昧平生,是在约炮软件上认识的,和她每天都聊天,聊了两个月才让我看她的朋友圈。因为已经一个月没和她聊天,她朋友圈又把我屏蔽了。我说青岛妹是我见过最单纯的女孩,网友说:单纯用约炮软件?

我不敢多做反驳,上一个我喜欢的女生,我就显摆下学历,当场就被人肉出来了。

青岛妹学习比我好,长的漂亮,家里有钱,个子也比我高,我没理由不喜欢她,可是却找不到理由让她喜欢我。她说她什么也不在乎,她前男友也比她矮。可是她不知道,我比她前男友大10岁,我不仅是个矮矬穷,还是个老矮矬穷。

她经常对我说,她今天化妆化的很美,我想不想见她。我说:我不美。

发际线、抬头纹和眼袋,都不允许我和她在一起了。

每次我以为淡忘于江湖,她都会在我伤离别的时候突然出现,撩我一下。

终归因为跨国而淡忘了。

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和她一样的女生,我微信上有五百多个。

我在约炮软件上遇到一个女生,头像是她和她闺密,我要了她的微信号,她给我了,我说:你闺密也好漂亮,能把她的微信也给我吗。

她把她闺密微信也给我了。 我说:我觉得我好渣呀。

女生说:至少得有一个女生喜欢你,你才能做渣男,一个喜欢你的女生都没有,你加一万个也不是渣男。

看到这句话,突然流泪,假如有一个青岛妹,我怎么会加这些人。

华人教会随感

这段时间去了几次本地的华人教会,感慨颇多。然而没有驾照,不好意思每次等会友接我,而且会里的阿姨总是想洗我,让我惶恐不已,就暂时不去了。

会里的白人老阿姨非常虔诚,给了我本新约让我从约翰福音开始看起,看了才知道约翰福音是四大福音里最短小精悍的。我问了她很多问题,比如耶稣诞生之前的人是不是全部下地狱了、如果我们信了教体内有了圣灵是不是就和耶稣差不多了等等,老阿姨都非常认真的回答了我,让我受益颇深。

华人教会里的老哥们的确都是华人,坐在一起就开始辩论大陆会不会打台湾,50+的大叔慷慨激昂的说大陆当世无敌,20+的留学生不停小声反对。大叔说大陆富强了,很多人选择海归。留学生实在忍不住了说:呵呵,反正我是不回去。一个同龄的中年男提起了加州的房价和大麻,所有人都存异求同的太贵和坚决抵制了。

做讲座的是几个理工科教授,向我们解释神学和科学的兼容与匹配。比如神迹之所以不符合科学,就是因为神要用这种方式显现出来。遇到他们我才明白,为何总有人强调物理学是一门实验科学。因为用理论去研究世界,如果不考虑实验可重复性,神学也可以做到自洽。牛顿可能就是实验条件限制,实在研究不下去了,只好把理论挂到神学上继续研究。

这段时间我心力交瘁,一个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脆弱的可怕。我尚且有些许虚名可供寄托,那些被墙内墙外各种势力静默销匿的小透明,如果没有信仰和教友之类的陪伴,又如何支撑。所以无论信教、入党还是加入黑社会,都是可以理解的。

简评电影《流浪地球》

今天草草的看了遍电影流浪地球,很高兴,我已经忘记了小说流浪地球绝大多数内容,不用做一个蹩脚的原著党了。
事实上电影并没有太多的介绍流浪地球计划,电影和小说最大的区别就是,电影是用肉眼可见的人物来叙事,而小说是用各种背景文字来刻画虚拟的人物。几乎不用旁白就把故事讲清楚,流浪地球这部电影做的非常好,相反,韩寒和郭敬明拍的电影里旁白多到让人崩溃,凸现了编剧和导演的无能。整部电影就是在讲一个简单的初中化学题,木星大气有可燃物氢气,地球大气有助燃物氧气,再加上吴京作为燃点,最终引起了爆炸,把地球从木星的怀抱里炸飞出去了。
编剧和刘慈欣一样恨女人,三体里的圣母为了保护一盆金鱼就可以毁灭宇宙,剧里的圣母为了不再死人就毁掉了燃料。我不是很理解剧中女人存在的意义,感觉把几个女演员的戏份完全删掉,对剧情没有任何影响。
看完流浪地球,我非常不满,除了中国人之外,贡献第二大的国家就是俄罗斯人和那瓶伏特加,犹太人被暗暗黑的又奸又坏,从头至尾没有美国人出现,这非常不合理。后来才意识到,发动机在欧亚大陆,美国早就被抛弃了。
整部电影流浪地球,传达的理念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里和珅那句经典名言:“灾民还算人吗,行将饿死的人已经不是人了,那就是畜生。”结局时旁白死了35亿人,背景音乐却是欢天喜地过大年。
11
有人说刘慈欣是纳粹,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很多人的价值理念还停留在旅行者一号飞船,把人类男女裸照和地球位置发给爱好和平的外星人。刘慈欣说他更支持火种计划,让剩下35亿人类魂归木星。是战狼吴京出了6000万人民币投资,说“没有(中国)人的文明是没有意义的”,才把人类买活了。这个宇宙超乎想象的残酷,刘慈欣本人也远比纳粹心狠手辣。把刘慈欣说成纳粹的人,更适合去看中国的抗日神剧和美国的反法西斯神剧,穿越回二战打鬼子的科幻剧,就是他们想象力和心智年龄能接受的极限。

从狂妄到绝望

来美国之前半个月,领导找我谈了两次话,我果断注销关闭了所有社交网络,以防影响行程。作为一个话痨,那段时间实在是太煎熬,每天自言自语,如果不是因为我是钢铁直男,无法容忍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肯定精神分裂了。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刚下飞机,我就像一个重生的孩子一样,疯狂的呼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打开twitter打开wechat打开telegram,向每个好友分享我自由的心情。我的粉丝瞬间突破4万,一时间成为美国西海岸的自由男神。我存放在西海岸VPS上的思想与灵魂,终于和我穷窘的肉体相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束缚我不羁的文字。
我的狂妄很快就遭受了打击,富二代留学生直接给我扣迷奸幼女的罪名,白左女权摇旗助威。我连辩解的心情都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至于近乎狂欢式的文斗与迫害,我也不想赘言。


当我看到诸如此类的言论之后,我放弃了抵抗,直接认怂弃推,躲在公众号里,忏悔自己的不自量力。
很多时候羡慕阿Q,至少可以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而我们这代穷人,活在一代接一代,看不到头的绝望。

再谈黑产

之前写的浅谈黑产被删,很多好友说是因为仇家上门报复举报,然而除了那篇文章,其他涉嫌种族、性别、地域歧视的文章,别说举报,发出来都没几个人看。
把那篇文章重新发出来之前,我打算再讲一些有关黑产的内容。网络黑产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走私贩毒洗钱之类的,老衲穷成这样实在接触不到,而个人信息贩卖这种小生意,倒是俯拾即是。我深受其害,我本来是个匿名的矮矬穷,现在小p孩们花200块钱就买到了个人信息,成了一个实名的矮矬穷,再也没法隐姓埋名的骗炮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真想一刀捅死给我拍身份证照的大妈。查户口名下没有老婆孩子和房子,查开房从来都是我一个人,好想自杀。


至于个人信息的源头,当然是基层公务员啦。随便一搜全国都是,抓都不知道该抓哪一个。想起早年有个文盲老哥问我怎么注册滴滴,需要什么证件,我教了下他,他非常感谢,还给我发了个红包。过了段时间我问他最近开滴滴还赚钱么,他说:我是交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