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黑产

之前写的浅谈黑产被删,很多好友说是因为仇家上门报复举报,然而除了那篇文章,其他涉嫌种族、性别、地域歧视的文章,别说举报,发出来都没几个人看。
把那篇文章重新发出来之前,我打算再讲一些有关黑产的内容。网络黑产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走私贩毒洗钱之类的,老衲穷成这样实在接触不到,而个人信息贩卖这种小生意,倒是俯拾即是。我深受其害,我本来是个匿名的矮矬穷,现在小p孩们花200块钱就买到了个人信息,成了一个实名的矮矬穷,再也没法隐姓埋名的骗炮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真想一刀捅死给我拍身份证照的大妈。查户口名下没有老婆孩子和房子,查开房从来都是我一个人,好想自杀。


至于个人信息的源头,当然是基层公务员啦。随便一搜全国都是,抓都不知道该抓哪一个。想起早年有个文盲老哥问我怎么注册滴滴,需要什么证件,我教了下他,他非常感谢,还给我发了个红包。过了段时间我问他最近开滴滴还赚钱么,他说:我是交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