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狂妄到绝望

来美国之前半个月,领导找我谈了两次话,我果断注销关闭了所有社交网络,以防影响行程。作为一个话痨,那段时间实在是太煎熬,每天自言自语,如果不是因为我是钢铁直男,无法容忍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肯定精神分裂了。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刚下飞机,我就像一个重生的孩子一样,疯狂的呼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打开twitter打开wechat打开telegram,向每个好友分享我自由的心情。我的粉丝瞬间突破4万,一时间成为美国西海岸的自由男神。我存放在西海岸VPS上的思想与灵魂,终于和我穷窘的肉体相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束缚我不羁的文字。
我的狂妄很快就遭受了打击,富二代留学生直接给我扣迷奸幼女的罪名,白左女权摇旗助威。我连辩解的心情都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至于近乎狂欢式的文斗与迫害,我也不想赘言。


当我看到诸如此类的言论之后,我放弃了抵抗,直接认怂弃推,躲在公众号里,忏悔自己的不自量力。
很多时候羡慕阿Q,至少可以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而我们这代穷人,活在一代接一代,看不到头的绝望。

《从狂妄到绝望》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