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得了政治,躲不了人心

出于心理健康的考虑,刻意躲开了网络上对于我的批斗大会。晚上打开推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被封号了。

我拍手叫好,被推特封号,算是我这些年言语艺术的巅峰成果了。本来想放在那里供世人凭吊一段时间,可是转念一想,最近是非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赶紧删了13条对女性有不良企图的推文,恢复了账号。
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无外乎谨言与慎行。我一向慎行,在现实中是个极端平庸的人,领导监督这几年,我跟会所小妹天天通宵打农药都没胆去照顾她们生意。与此截然相反的是,我在网络言论上就天马行空,肆无忌惮,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最近被打成地富反坏右,也是报应不爽,有心理准备。
我想,应该有很多人或深或浅或设身处地或冷眼旁观的思考过最近推特上发生的事情。我本人更是思考了很多,首先是想依靠交往多年的老推友,然而大部分都是明哲保身的沉默,小部分拉黑撇清关系,更有一小撮人直接跟着一起把我挂路灯批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然后我想到了认识的推特员工推友,万万没想到,去年还邀请我去旧金山参观的几个员工推友,竟然都双向unfo了我,所以这次被封号,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我突然明白老舍为何跳湖了,并不是被小将批斗几个小时,而是批斗完之后想回家,发现老婆孩子紧闭家门不让他进。恐惧和痛苦是求生的本能,而让人放弃生的希望的是心寒。
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推友们宁可和一群满口脏话无底线人肉的小孩为伍,也不愿再见到我的存在了。一代新人换旧人么?
共产主义来了杀多少人,普世价值来了自然也会杀多少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