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黑产

早年在天津,因为极度贫穷,略有接触,吃个外卖打个车什么的。后来到了上海,有了体面的工作,自然没有闲工夫为几块钱纠结。黑产乃至灰产,很大一部分用于前几年金融、互联网泡沫,类似钱宝、借贷宝注册,一个用户几十块钱的补贴,所谓网赚,很多人拿几十万人的个人信息去刷,有的是用手持身份证,有的是用网易邮箱泄露出来的实名支付宝。这类事件太普遍了,我也是初探皮毛,根本无法完全说清。至于懂得多的,都靠这行吃饭,也不会像我这么无聊发这种文章。我还不太了解墙内敏感程度,也不可能深入探讨,我还等着三篇原创之后开赞赏码收钱,万一被封号,那就太搞笑了。
黑产的来源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内部有人私售,即使国家后来发现,严格管控,在背景里加入了操作人操作单位的信息,奈何有钱赚就有人铤而走险,一个海关科长都能睡十几个代购,出了事可能就是罚酒三杯。
另一部分就是所谓黑客拖库,想起早年有做黑产的问我这些黑客怎么这么厉害,用什么技术搞到的个人信息,我说他们就是内部干这个的,直接用U盘拷.db。黑产老哥一脸诧异问:难道没有更nb的技术了么。我说:更nb的用移动硬盘拷。当然,也有类似华住这种传统产业,对互联网的风险一无所知,直接明文在酒店局域网传未加密数据库的。算是少数,没什么神秘的。
这些所谓的黑客大多水平差的惊人,最早出名的3000w住宿信息,是十几个G的access db,因为太大还有bug,传了几十手都没几个人打开过,最后还是win linux双精的某人转成了csv,才有一群故弄玄虚的人开了一众开房查询网站骗钱。不屑一顾,不值一提。
消费降级、金融互联网寒冬,懂的人也越来越多,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赚钱难度越来越大,更多的玩法自然慢慢出现。据说微博上的什么小球就喜欢直接挂对手的个人信息,震慑对方,让粉丝对他的神通广大敬若天神。毕竟会用天眼查和ps都可以在一方成圣。
至于我的个人信息被挖,我看的很淡,有一种修仙被斩三尸的感觉。大家的东西都在那里,只是有没有人闲的蛋疼花几块钱去查的区别,在互联网上人至中年,都明白所谓的隐私,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纸。也就小孩子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当做炫耀的资本。更何况在中国,权力是万能的密钥,领导来见我的时候,连我女朋友手机号都查出来了,还好我当时女朋友少。
我长期存在于墙外网络,现在肉身也在墙外,对墙内的敏感度一无所知,希望大家多提醒我言论尺度,我愿意接受领导所有审核机制,我一向忠党爱国,如有不慎,罚酒三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