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德班的倒掉

对于女德班的批判,由来已久,最近已经上升到官方程度,CCTV点名批评女德班、女德夏令营。

女德和女拳,是有中国特色的极左、极右女性团体,都具有极端、洗脑、精神控制、讹诈信徒等邪教特征。官方不批判受众更广的女拳,却去抓一小撮女德进行批判,耐人寻味。

这是因为,女拳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用于奴役底层劳动男性的一种新手段。

前些年,成功学、奋斗学成功收割了一大批对中国经济前景充满憧憬的韭菜。物是人非,中国现在进入中产阶级陷阱时代,加之外部环境恶劣,经济滞胀,消费降级,房地产严重泡沫,看不到任何希望,没有人愿意投资消费。在这种时候,只有女拳能站出来,逼着男人996、消费、买车、买房。

女拳对于经济的刺激是显而易见的,没有女拳就没有奶茶和外卖,没有电影院和迪士尼,也没有现在的房价和GDP。没有女拳的暴击,对于大部分男人,当三和大神远比996过劳死更有吸引力。

女拳可以提升现有中国的经济发展,看似代表先进生产力方向。事实上作为欧美经济发展最好的美国,女性权益反而远落后于欧洲。物极必反,女拳会降低男女比例,也会降低生育率。中国现有舔狗文化,是以极高男女比例为基础的。女拳发展了许多年的欧美国家女多男少,打不过也躲得过,哪有男人会吃女拳那一套,三和白男也不缺common law partner倒贴。生育率的降低,对于发达国家的发展是致命的威胁。女性地位和生育率绝对意义上的成反比,城市化、教育程度对于生育率的影响只是浮于表面的统计相关。美国就是利用落地法、一夫多妻、反堕胎等一系列女德手段,将生育率强行提高,才维持了现有世界第一的地位。

女德班被官方封杀,并不是社会的进步,而是政府干涉民间自由的体现。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即会有反对堕胎、支持一夫多妻的组织,也会有反其道而行之的女性权益组织。当中国发展到欧美韩日阶段,严重少子化缺乏劳动力时,中国政府也会封杀女拳,提倡女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男丁从族谱除名等传统文化都会卷土重来。而那些网爆屌癌、女德、婚驴、胎器的女拳,到时连网都没得上了。

从E3-1230说起

Intel挤牙膏都快有十年了,十年前的E3 1230至今用起来还算流畅。老版志强长期吊打新版酷睿,催生出了百度显卡吧的垃圾佬,只捡对的不买贵的。

Intel这几年的坠毁是目测可见的,网络上给出的原因很多,都是浮于技术上的猜想,例如没有使用EUV技术,事实上Intel买了EUV光刻机,肯定是别的原因。在我看来,Intel坠毁的原因就是固步自封,关起门来在美国搞内循环。相比之下台积电搞万国牌,技术全球化,最后成功血洗Intel。所以中国搞内循环,就是自寻死路,结局只能比Intel还惨。

我来美国工作三年多了,对于欧美相对亚洲的懈怠深有体会。国内经常有人质问为何国人终日996,依旧不如朝九晚五的欧美技术强、工资高、待遇好。其实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如果公平竞争,国人继续996几十年,全方面超越美国并不是奢望。然而美国也不傻,怎么会给韭粥帝国公平竞争的机会。

即使是现在,让中美两国单挑,中国的胜算也是更大一些。在第三方对于第三方的调查,例如德国、法国的民调,绝大多数欧洲人都认为中国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全世界只有台湾的民进党和美国的共和党认为自己能单方面碾压中国,就连美国的民主党都知道单挑是不可能赢的,必须联合亚洲、澳洲和欧洲的盟友,共同抵制中国,才有胜算。

经历历史,才能理解历史。谁不想像大清一样签几个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就能继续和平发展几十年。可惜这样做国内的义和拳不答应,美国政府也不答应。别说几十年,中国再像之前那样发展五年,把中国制造2025搞成了,美国都不一定能压得住中国了。

哈佛大学和UCSD来中国做调查,发现超过90%的人支持政府,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支持率,远远超出其他国家。有人说这是洗脑和独裁统治的原因,其实不然,这个调查是美国做的,全程匿名,没有被维稳的风险,说的都是真心话。因为中国的确强大了,这些年出国旅游知道其他国家也就尔尔,最重要的是,看多了听欧美的话搞政府、民众对立国家的惨剧。

俄罗斯又给普京连任两届的机会,有人说是选举造假,其实不然。俄罗斯人自己说的很清楚,之前太相信西方,导致现在破败成如此惨象。他们已经明白,让他们吃糠喝稀的不是独裁。

对于强者,永远会存在两种人,一种是慕强,一种是自强。每当我在网上探讨一些事物时,都会有人蹦出来说“我认识XXX,那比你不知道强哪里去了”,我都会微微一笑,不去浪费时间回复“那你呢?”。精日、精美、精欧,对于女人可能还有区别,对于男人毫无意义,很多东西是刻在Y染色体上的。无论精神、面貌、国籍如何改变,即使入籍了美国,人口普查的时候照样会把华裔单独列出来,用于所谓的平等。

当日本战胜俄罗斯时,孙中山都会赞叹不已,而当中国与美可堪一战时,全世界其他围观的国家都会精神上支持中国,至于物质上,还要看谁的拳头更大了。

纵容

即使少数民族,考上浙大也是很不容易的,加的那一二十分还不够掌握汉语的难度,奴某是和东北人老孟一样的人才,达到和老孟一样的成就,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然而不给他们学分绩要求,平均成绩不到60照样毕业,大多数人都会自然而然的跑去蹦迪泡吧,不思学业,因为大学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有学位证有用。

强奸中止的学生留校察看是一般的操作,符合两少一宽精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被曝光出来了而已。这种纵容的态度,会慢慢的腐蚀一个人的道德底线,向不学无术、无恶不作的方向无限下坠。奴某就是这种纵容少数民族犯罪政策的真实受害者。

纵容少数民族的又何止是政府,看奴某的朋友圈,强奸之后还和小博士女友秀恩爱。女权只是在谴责强奸犯,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种强奸犯也有女朋友,还死心塌地。就是因为女权长期宣传汉族国男是垃圾,外国男人都是圣人,当不了外国留学生的学伴,退而求其次也要嫁给哈萨克族的强奸犯。

在美国遇到一些国内来的女留学生,或多或少都受微博女权影响,歧视国男。记得有一次我卖二手微波炉给一个女留学生,开车送到她家楼下,她看了下很满意就让我帮她搬上楼,上去之后我就被激怒了,因为她男朋友是个白男,正在逗狗玩。我是在华人群里卖一些不用的东西,不是amazon送快递的,理论上送到楼下就可以了,凭什么我就要扛到三楼,她男朋友就跟没事人一样在家逗狗。可是在她眼中,这些就是天经地义的,如果我不给她搬上去,她自己搬上去也不会叫她男朋友一起下来。同样的事情,华男做了就是舔狗,白男做了就是绅士。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国内的外国留学生是什么货色,也知道华裔在国外是平均工资最高的族裔之一,无论国内国外,汉族国男都要强于其他民族的男人,为何女人还是更喜欢外国男人,甚至连少民的强奸犯都不放过。简单的无知、抖M、慕强都无法解释,女人在择偶上的智慧远超出男人,她们知道汉族国男是政府最好的韭菜,是女人最好的舔狗,但是她们不想下一代继续被歧视,被骂做屌癌,唯有找外国人、少民,才能摆脱汉族国男的悲惨命运,做一个可以被纵容的上等人。

拮抗

来美国已经三年多了,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学乔木写写美国生活。我觉得美国生活没什么好写的,和住在国内大城市卫星城开车上下班的日常并没什么区别,更多的是对美国文化的一些感触。

前几天犹他州终于将一夫多妻制无罪化了,墙内的公知美分女权一片哗然:这还是我们自由民主法治的美利坚吗?

在美国生活深感一夫一妻制的不便,因为如果有了孩子,父母是不会帮忙带的,产假是从来没有的,保姆是中产家庭想都不要想的,而day care的价格则是高出一个普通白领税后收入的。所以女人要么放弃事业要么放弃生育,很难两全。但是假如一个男人同时可以娶几个老婆,其中有的有工作,有的没工作,就刚好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美国的男人地位是极高的,只要条件不差根本不缺女人,条件差一些也可以去类似中国的第三世界国家收割EG,以至于所有女人都在巴结他们,美国的女人收到求婚的时候,极少有拒绝的,都是立马泪流满面:终于嫁出去了!

所以摩门教说“要不然让男人多娶几个吧”,无论男女都支持。

美国女权的产生就在于美国男人的地位太高,轻松碾压女人,不服我就娶EG,做yellow fever。所以美国女人不得不用各种方式,例如me too,来争取平权。

中国男人地位放眼全世界都是极端低下的,因为中国大学给非洲留学生配发学伴,中国男人就气急败坏,实在是卑贱的可怜。而美国去中国的留学生根本不用配发,直接就有无数EG主动倒贴,中国男人只能沉默不言,跪求做接盘绿奴。

前几天5月20日,所有的女人都在问自己的工具人要钱,发52.0都会被拉黑:还不够丢人的。马化腾也配合着,把红包上限调到520元,用来帮助女人收割工具人。有人说美国之所以没有这种节日,是因为520是中文我爱你的意思,美国人用的是英文,所以没法发。然而从来没听说4月19日的时候美国男人给美国女人发419刀的事情。

简而言之发生这些事情,中国女人并没有做错什么,而只是因为中国男人地位太低下,换任何女人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很多文化并不是不好,而是脱离了原有的生态环境,就像外来入侵物种一样,失去了天敌的拮抗,肆无忌惮的发展,变成了害虫。

美国的宗教传到日韩,就演变出了邪教,近能传播新冠,远能怂恿信徒跑去叙利亚、阿富汗送死。美国的民主传到了第三世界国家,就变成了独裁者维持统治的工具。而美国的女权传到的中国,就成了肆意践踏中国底层男人尊严的一种方式。

中国男人的地位已经非常低下了,完全不用推崇女权这种极端文化。失去类似美国男人那种身居高位的拮抗,中国的女权就是亡族灭种的助推器。

舔狗的不屈

最近有好事之徒疯狂炒作,挂给女推友发屌照的匿名男,我一直没有性骚扰女性的爱好,所以并不关心。但是“正人君子”们又开始消费此事,用来攻击底层男屌丝,标榜自己女权进步,护花使者,实在让我忍不住的恶心。

众所周知,public dm是默认关闭的,只要不开放权限,根本不可能收到屌照。女人的“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就像我党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讲不得道理。

对待强权无外乎三种态度,反抗、屈服和迎合。当今社会,中国男人屹立于世界之林,可以说地位是最低贱的存在。我党靠压迫中国男人,已经横行世界,几无敌手,中国的女人一边做学伴一边收彩礼房车一边要孩子冠姓权,也是世界女权之巅。反抗实在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屈服于极权和女权的淫威之下,能阳奉阴违的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

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可以无傲骨,这要求也高了些。但是即使被逼无奈,卑躬屈膝,也要保持底线的清醒认知,不能把做舔狗当成毕生事业,当成无上荣耀。做舔狗还做出优越感,做出三六九等,还冲出来打其它舔狗一巴掌说:你们这样舔,让主子不开心了。

我实在是想不通,推特中文圈超过90%的用户是男人,类似的领域,诸如围棋、篮球论坛,早就成直男癌聚集地了,为何偏偏推特中文圈的风向还是被女人和她们的姘头们掌控。

首先是因为推特中文圈很大一部分是程序员,程序员和硅基打交道多了,早就不在意碳基的伦理纲常,跟着女推友一边你侬我侬一边女装女权,前一秒炮友后一秒闺蜜,怎么开心怎么玩。程序员有时都已经如庄周梦蝶一般,分不清信息熵和物理熵,探讨此类问题已经失去了意义。

其次是因为推特中文圈非常进步,崇尚西方普世价值,这才是悲哀之所在。因为中国人对西方各个方面的理解,永远是肤浅到汗毛都碰不到。喜欢美国的运动,就喜欢篮球;喜欢美国的音乐,就喜欢嘻哈;喜欢美国的汽车,就喜欢野马。

普世价值的精髓是平权,而政治正确则是矫枉过正的怪胎。中国男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欧美,都是达利特一般的存在。最近有人跑去pornhub人肉和外国人大乱交的中国女人,我是非常愤怒的,这些屌癌就是不明白,问题出在中国男人身上,是因为中国男人太低贱,才会出现这种事,中国女人做eg,女权要冠姓权,只是顺水推舟,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这些屌癌就像一米六的男人去夜场被抢了大金链子,天天ghs的女人被dm了屌照,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去怪世界没好人了。

平权不是从来都有的,每个人每个族群的权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身居高位才有替别人争取权利的可能。中国男人的地位都栽进马里亚纳海沟里了,还去跪舔女权,那和被强拆的战狼为我党打call没什么区别。

为中国男人受到不公待遇和歧视发声,提高中国男人的地位,才是平权,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80后关于童年的回忆

今天看到9岁女孩作业做不完跳楼自杀的新闻,深感震惊。

9岁,应该是我四年级的时候,是我一生中的最低谷。我家里穷,连个能写字的桌子都没有,从小就没有一分钱零花钱,因为偷钱买文具,被我爸妈打过好几次,大部分时间文具盒里都只有一两只笔。

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班有一个女生,没有父母,靠外婆供养,比我还要穷。她买不起橡皮,用自行车内胎捆成一块当橡皮用。我经常和她一起趴在办公室门口的水磨石地上补作业,没有橡皮,她就把自行车内胎借给我用。

即使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贫富差距也已经很大了,我同学已经开始用那种高级转笔刀了,我连铁皮小刀都买不起,铅笔都是用牙咬开,然后在地上磨尖。

因为当时宣传没有笨孩子,只有不努力,我作为最不爱做作业的学生之一,成绩还不错,反而成了老师的眼中钉。我一个人被罚坐在班级的最右后角,那里是个洼地,常年有一滩积水,冬天的时候我穿着棉裤,腿脚始终被浸润,如水牢一般。

后来老师为了逼我做作业,就让我一个女同学,我的邻居,去我家里通知父母我不做作业的情况,我爸妈就当着我女同学的面打我。

我家楼上也是我一个同班的女同学,父母都是干部,家里非常有钱,她是我们班唯一一个家里有钢琴的女生。我经常能听到她弹钢琴,但极少有机会去她家,偶然有一次进去,看到了她的钢琴,刚想弹试试,就被她喝止了:你手太脏。

我是非常感恩楼上女同学的父亲的,有一次我被我爸妈打的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了楼道里躲起来,是他把我带回家,劝我父母不要棍棒教育,要赏识教育。那段时间我过的好了一些,但是很快就回到了过去,我爸妈对赏识教育嗤之以鼻,觉得对我这样的人是不适用的,继续棍棒教育了。

后来,我父母实在受不了我不做作业了,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只剩内裤,扔到了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当着众人的面暴打我。那应该是我这辈子被打的最狠的一次,我对疼痛的记忆一直很微弱,更多的是人来人往,很多都是认识的同学、同学家长、邻居,觉得挺丢人的。后来我爸妈也觉得丢人,毕竟是工作单位家属院,也都是些他们的同事,就把我拖回家打了。

我从小搬过三次家,每一次都有邻居对我说我不是亲生的,因为从来没见过父母这样打孩子的。但是我深感我是我父母亲生的,因为打我挺累的,而且他们从来都是往疼里打,不往死里打,没有在我身上留下任何伤痕,最重要的是,他们打我都是事出有因,给我讲一两个小时的大道理,让我跪着听,那才是真正的折磨。相比之下,我宁可他们别说了,直接打我。

五六年级的时候,数学的难度提高,让我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到了初中,有了物理化学,我基本上就翻身了。所以我的人生就是靠知识改变的,即使学好数理化,没改变我矮矬穷的命运,我也感谢数理化让我从水深火热的童年中爬了出来。

所以我看到9岁女孩作业做不完跳楼自杀的新闻,深感震惊:做不完不交作业不就行了吗?

循环

最近墙外疯传微博医闹的刁患伯曼儿死了,有人跑来质问我“良心是否有愧”,我说“一丝没有”。

我平时是不会回复质疑的,之所以破例回复了,是对此事出离的愤怒了。

香港的年轻人起了个好头,只要一个人网络死亡,就造谣它被政府屠杀了全家。这次说伯曼儿死了的新浪微博账号,用的是微博国际版和韩国ip,不了解是不是之前用oracle cloud薅的。我去抖音看,评论也说死了,再问信源是墙外。那就不用看了,以我现在在墙外的影响力,我说墙内哪个p民死了,它就死了,它本人出来辟谣都没用。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她就算死了,也改不了她是医闹刁患。

有人问她死了我没有同情心吗?我同情的是被她说要害了她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些被她抢占,死于医疗资源匮乏的其他患者。p民对政府按闹分配也就算了,毕竟政府欠p民的,对于同是p民的医护人员,也要按闹分配,还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实在让我愤怒。

哪个医闹的刁患不是重症,哪个医闹的刁患不自认为受到了错误的治疗。就湖北现在的情况,患者都应该跪着求医护人员救治,类似伯曼儿这样的患者就应该上医院的黑名单,爱去哪看病去哪看病,觉得不公去觉得公平的地方治去,医院应该有拒绝治疗患者的权力。

说到这里,我却选择了沉默。因为那些终日悼念被刁患砍杀的医护人员,没有一个出来帮我说话。就像陈秋实选择以身涉险,去香港去武汉调查,最后被民斗扣上大外宣的帽子,直到被政府抓去隔离。中国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国度,当你真的犯傻想去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时候,得到的往往是令人寒心的反噬。

武汉肺炎是毫无疑问的天灾,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让现状更好。别说当时对情况一无所知,就是让现在的人穿越回去做武汉市市长,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内忧外患,大厦倾颓,有人将当朝比为崇祯。可是对比于崇祯,人们的选择只有清政府、张献忠和李自成。p民总是沉醉于英雄美人,帝王将相,从不考虑自己其实是扬州十日里面的尸首。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大党,中国人拥有世界第一大生产力,中国科技加速度世界第一。如日中天的中国到底为何让人看不到希望,得不到美利坚一样的祝福。而你回头看我之前写的这些东西,有一个人提过吗。所有人发声要么追名,要么逐利。墙内的想进作协,墙外的想拿政避,中立的想公众号10w+,一个个为了蝇头小利趋炎附势。

中国现在缺乏的就是一种思想,一种可以让中国从朝代更迭的循环中跳出来的精神。我给不出答案,只能沉思。

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一觉醒来,最早被训诫的8个医生之一李文亮去世了,一时间墙内墙外,哀鸿愤怒。

关于武汉肺炎,我已经说得太多,多到掉fo。我实在不想为党国洗地,因为我和胡锡进他们不一样,我为党国洗地一分钱好处都没有,还要被民斗威胁辱骂。可是相对于以造谣为生的民斗,党国还要靠谱一些。就比如这次,我在推上看到民斗说的是李文亮和他怀孕的妻子同时病危,而最终确认李文亮病逝靠的是人民日报,他妻子无恙。为了煽动仇恨,民斗不惜造谣全家死光,实在恶毒之至。当然,这很正常,香港已经被当地民斗造谣死了几千人,甚至全家了。

李文亮本来并不想做英雄,他只是一个眼科医生,根本接触不到第一批患者,他的消息也是从同行那里得知的,而最终也是在同学群里劝告同学注意安全。可怕的是他的言论连名带姓第一时间被截图放到了网络,我凭借多年被训诫的经验,知道他铁定会被训诫,这种事连上级都不用通过,基层网警就可以把他带走。而那个连马赛克都不打,直接把他的名字截图发到网上的人,很可能是为了害他。因为我也曾经被这样害过,以至于我非常抵触群聊。

即使李文亮不是有意要做吹哨人,不是有意要做大英雄,他也是想保护自己同学的英雄。有人说我这段时间的言论过于冷血,站在远处理性思考,科学和现实就是那么无情,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一个善良、正义、年轻有为、桀骜不驯的武大学长,只比我大一岁,就这样毫无道理的逝去了。而现在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

疫情过去这么久,有多少人在消费灾难和苦痛。大到国家,印度人在造谣中国制造生化武器,美国人认为有利于产业链回流美国,这么多国家排华把中国人称为东亚病夫。小到个人,诸如郭美美之流也要立个牌坊,或者用国产政治正确洗白,或者名利双收。又如伯曼儿之流,污蔑医生,网络医闹,博得底层刁患一阵喝彩。更不要说煽动仇恨,想要搞武昌起义的脑残民斗。太多太多,难以逐一列举。

李文亮是我武大的学长,比我高两级,应该没有交集,因为武大医学院离本部很远。他的所作所为是武大的骄傲,也有无数武大的校友奋战在抗击武汉肺炎的第一线,默默无闻。(为保护某人,此处已删减)

相比于武大,之前南开和复旦争着发国难paper的事则是让人冷笑。南开拿别人的数据发垃圾杂志,见证了没落。复旦因为公开数据被别人发表了,小肚鸡肠的跑去让人撤稿,更是体现了上海小市民的精神。

写到这里,很多人又会说我是为党国洗地的。我笑了,就是因为你们把所有错误都推给党国,我才把这些你们没说的写出来,骂体制骂政府的话,都可以写个bot自动生成了,还需要我说吗?

这场疫情从开始就注定是超过一场战争的惨烈,结束不可预期,只希望民斗、p民和党国放下仇恨和敌视,众志成城,待到疫情结束之后,再计较对错得失。

面对这种灾难,我又何尝不是一筹莫展,连嬉笑怒骂我都觉得可耻。无能无力,愤怒心痛,哀民生之多艰,而自己也是p民之一,不能幸免。

几度哽咽,不能多言。

写于韩国瑜惨败之后

韩国瑜是政坛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圣人,所谓圣人,就是德行上无可挑剔,马英九拿点小钱、郭台铭摸摸女记者小手之类的下三路手段,都无法攻击到圣人身上。

国民党原本气势如虹,民进党在国家建设上如同废物一般,以至于2018年的时候,国民党和韩国瑜摧枯拉朽的大胜。

明眼人都能看出,韩国瑜hold不住之前的气势,现在兵败如山倒,2020年总统大选惨败于蔡英文。

可以分析的原因很多,重复的观点我都删掉了,只说一些独特的。

我们都知道,和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一样,大陆干涉台湾大选这个议题,只是政治家的一张牌而已,民进党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又打出这张牌攻击国民党。但是这张牌打的极其漂亮,比以往都成功。

前段时间我被一个台湾视频激怒,并不是他支持蔡英文,而是因为他竟然说我们川普大帝是小丑,是美国民意被操纵才胜选的。一派胡言,川普大帝是God Bless America,天选之子,来拯救美国人民免于掉队于中国的弥赛亚。而同样的,韩国瑜也是一个可以让台湾享二十年国运的圣人。反而是台湾人被通共牌打得神魂颠倒,被媒体操纵了。美国人顶着几十个fake news把川普大帝送上总统宝座,而台湾人竟然相信韩国瑜上台就和大陆统一失去民主这种谬论。这种弱智言论连大陆人都不相信,谁不知道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台独上是一丘之貉。

说台湾人笨是不合理的,虽然台湾的确是东亚智商的洼地,但是香港作为世界人均智商最高的地区,勇武派依然把亲共的建制派打的满地找牙。分析来分析去,就只有亲共的问题了。

世界各国首脑都知道,当今世界,不亲共都没法发展经济。我党手下有几亿996的奴工,一个奴工的战斗力顶自由世界两三个人。纽约时报说,蔡英文会胜选,“台湾有出色的世界公民,繁荣的自由主义民主政体和日益发展的高科技经济,值得从志同道合的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这些美国不仅有,还强十万八千里,美国缺的就是中国这几亿任劳任怨的奴工。所以大陆人也懂,贸易战从来不是为了解救他们,而是让他们继续省吃俭用,供养西方福利世界。

蔡英文一方面排大陆,占不到奴工一点好处,一方面学欧洲搞环保,搞西方福利世界,这在经济上是自寻死路。韩国瑜是个实诚人,是个现实主义者,不亲共不可能排解台湾现有窘态。被蔡英文用通共牌打死,也是无可厚非了。

逻辑都是通的,结果也合理。却都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重点就是我们党国的形象问题。2008年的时候,多少香港人和台湾人一起看奥运会,全世界华人引以为骄傲。然而十几年过去了,经济日趋停滞,政治日趋倒退,舆论控制国内几亿奴工还可以,想不让港台年轻人萌生仇恨可就难了。

经济是最重要的,但并不是全部,因为经济可以让2018年国民党大胜,却不可以让向往民主的港台青年屈服。

我党的所作所为,很大一部分是真心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复兴怎么捞更多的钱。可是过犹不及,港台的年轻人没有受过穷,只在乎自由,不在乎经济,给韩国瑜那点甜头他们看不上眼。大陆的00后也是从甜水里长大的,才不在乎GDP有百分之几的增长,如果不是GFW硬拦着,他们也只想听美国的话闹革命。

道理展开来说,又太长了,写累了。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当经济遇到困难,发展不下去的时候,总得发展点别的才行。连理性爱国的理由都不给,放开手只能得到港台一般的溃败。

学鲁迅救不了中国人

最近有医生被刁患斩杀,又有人把鲁迅的经典名言搬了出来“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刁患全世界都有,我看的影视作品不多,关于医生的《白色巨塔》和《实习医生格蕾》都有刁患医闹的剧情。《实习医生格蕾》里的刁患更是一个人一杆枪屠杀了整个医院。

这些电视剧里的刁患剧情是真是假,我无从考证。美国大医院进门大堂都有持枪保安,因为我是亚裔屌丝男,每次进去都被查。可想而知,医院里的枪战应该是有的,但是应该少于音乐会之类的集会场所。

说到这里我意识到一点,外国人之所以刁患少,是因为他们大多信仰宗教,病好病坏,是死是活,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上帝和安拉,或者祈祷或者忏悔。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人,都是些无神论者,特别是那些不相信中医的西医神教徒,已经属于机械唯物主义者了,头疼都要关路由器,身体有任何问题,主治医生必须全责。

鲁迅曾经说,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非常有道理。中医就是一种比肩宗教的安慰剂,大部分宗教里都有救世主摸一下治好瞎子的神迹,而中医的文化底蕴更容易让底层劳动人民在贫穷和绝症中,找到一缕希望。所以很少听说有人杀中医,即使中医根本不治病。

美国这边的医护人员和中国区别很大,他们也是有宗教信仰的,而且秉承欧美价值观,excellent、perfect不离口,如果某一天只说一个good,那患者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医护人员是往死里说,得个鼻炎都说时间长了有癌变风险,必须手术,手术后炎症是没了,功能也没了,整个鼻腔空空如也,空鼻症痛不欲生,已经造成好几例刁患杀医事件。

中国的刁患不能说不虔诚,给医生送出全世界99%的红包和锦旗。中国的医生不能说不认真,劳动量远超其他国家的医生,三甲医院的医生医术也不低于其他发达国家。中国的政府不能说不重视,几乎所有杀医的刁患都判了死刑,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也斩立决。所以刁患杀医这种事,原因非常复杂,被各方反动势力渲染利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中国太穷,中国人平均文化素质太低。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说鲁迅了。鲁迅刚开始学的是医学,因为智力或者努力不够,读不下去,转行做文科生,成就了一番伟业。可以说鲁迅没有拿诺贝尔文学奖,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巨大损失。鲁迅是中国喷子和恨国党的祖师爷,提前一百年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无论是韩寒还是方舟子,甚至宋祖德之流,都以当代鲁迅自居。

分析鲁迅的文章,中学语文老师已经做得够多,深度也已经远远超出鲁迅本人。鲁迅文章的最大贡献,就是提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的理念,就像大咕咕鸡提出“你国”,刘仲敬提出“诸夏”,nc儿童乐趣多提出“化蛆为蝇”。而造成的影响是深远的,鲁迅的文章只提拆迁性意见,不提建设性方案,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体制和文化,甚至种族秉性。相比之下,这一百年真正拯救中国的是邓小平思想,不去管体制和文化,只韬光养晦发展经济。国家、种族和个人一样,有钱了,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想起以前大城市的人经常批判在路边把尿的农村妇孺,说无法理解都XXXX年了,还不用纸尿裤。总是有人把这种事归结为农村人素质低下,可是稍有理性的人都明白,一天纸尿裤的钱,可能就超过一个农民一天的收入了。

来到美国之后,看到零零总总,可以肯定的说,如果美国和中国的人均GDP倒置,美国立刻就会垮掉,因为墨西哥就是一个和中国人均GDP相当的shithole country。

在经济水平差别大到一个华人为了一张政避绿卡,恨不得我党屠杀他全家的时代,任何制度都不如有钱更重要。即使铁骨铮铮方舟子,都不得不放下架子无底线反共反川。

中国人已经严重不缺乏自省力了,任何事件只要没有言论管控,都会有人为反共反华的言论点赞,比如加拿大夫妇在公众号说加拿大地大物博,根本不怕中国制裁,也有10w+人给他们赞赏。并不需要这么多人出来惊惶中国人愚昧自大,学鲁迅救不了中国人。